主页 > DIY

妈,请坚强地生活着吧。

时间:2019-10-22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岁月神偷 金玟岐

2019年1月17日我回来那天,我不知为何晚上聊着会说起我的一些抱怨,,说
“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一会儿要我安静读书一会儿要我去寻求工作机会减轻家庭负担”,……(还有一些抱怨的话记不太清楚了)。您听后问“是不是给的钱少了?”我表示否定。我事后回想起来便觉得这看似矛盾的抱怨挺让人不舒服的。可能与之前考试阶段情绪波动有关,我是个不愿主动打电话汇报情况的人,事实证明我一向如此。还可能是过年回家经历过这兜兜转转折腾的情况还是没有改变让我有些失落吧,我是希望生活越来越好的。

赞成钟祥买房当初是想让大家住的更好一点,回家也方便一点,不料还贷、装修等因素还是给你们造成了一点负担。房子还是有点作用的,是生活里的一束光,也成为了亲朋之间的日常话题,每次提起还有一点满意,因为它快要装好入住了,对,快装好了。可能时间久到我都忘了快装好了。

姐姐不找对象、不想结婚的事情是我言过其实了,年轻人还是有自己想法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或者对自己的高的要求,和家庭无太大关系。祖上几代都是农村人,这又不是我们能选择的,中国农村人口占51.3%,还是农业大国,我们不过是大概率家庭而已。农村苦点都是正常的,看得远走得远才是对的选择。说起农村,我们家也没一亩三分地,住的也不是土坯房,好歹三室一厅,一厨一卫一厢房,外加一庭院,比起其他住的偏远的亲戚好点吧。一步一个脚印,生活只要有变化,哪怕一点点的变好了,那都是加分,应该开心的。等我参加工作了,肯定会现在好一点啊,没事就想一想未来我工作了,情况就好了。我现在多方面了解,会找到一个暂时的工作。我赞成没工作就体会不到挣钱的压力这句话,这学期我会去试一试的,生活再难也是两个肩膀抗,累了就歇会,渴了就喝口水,休息好了又可以走几步。

有时候您们说话也挺矛盾的,一方面叫我们不操心钱,一方面又觉得我们不理解。钱又不是偷来抢来的,拿到台面上说呗。家里都是成年人了,总不可能还一点都不懂吧。如果经济差了点,生活水平就降一降,等收入多了再升一点。人还在,钱跑不了。读书的一些烦恼倒可以自己化解,只是您们挣钱辛苦的同时有没有高兴过,才是我顾虑的。生活也是需要边过边享受的,可不能一直苦了自己。父母这一代人如果工作不稳定,生活提不上去大多是吃了文化亏。文化高选择的岗位也多一些。当然也不是没有出路,这个得需要自己寻找,比如您觉得照顾病人工作相对轻松还能拿工资就蛮好。同时也要自信一些,即使别人哪方面都强也不能怯场,更不能直言别人瞧不起自己。这也是我后来体会到的,再优秀的人还不是要睡觉和上厕所的,简单来说人与人都一样,不能区别对待,不用矮人一等。别人要挑你普通话的刺,您就可劲的说家乡胡集话,她听不懂了自然会包容您,那可不能气到自己了。

没怨您们对我们关心不够啥的,更提不上害了谁。听到“是我害了你们。”这句话时还挺震惊的,妈,您那个场景让我想到了郭梦成的妈妈,仿佛听见以前她刚出车祸想自杀的内心独白。挺担心你会对生活不再有任何期待。唯一担心过一次就是您在外面得了那个病,网上查过,有致命倾向。还好姐姐有事没事和你通电话接视频,生活也没那么糟。爸爸的性格就是那样的,事情过后总结一下就好,情况也不是那么的可怕。不过要提醒爸,一些违法的事情可做不得,高利贷即使别人不还,也不敢报警,毕竟这事不占理。这个事情还应该多关心一下,不排除是爸找别人借了高利贷,拿6万还钱的可能,搞清楚为好。除此之外我认为自己的手机自己管理,看对方短信的习惯需要改变。聊到电话,我给爸打电话更是微乎其微,好像除了问好、吃饭了没之后永远没有话题,对我知之甚少我也无从问起,这事就这样吧,等哪天有话题了再聊。不过,可以让姐多给爸打电话。

我在学校或者社会大环境里还好,遇到的困难都有解决办法,能自己照顾自己,不用太担心我。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您看到好的一面,哪个家庭没有点矛盾呢?解决好了再出发就行。这些话选择在您去往玉环的路上告诉你,因为我不急于您回复我,只是让您知道心情不好的时候再拿出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