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IY

絮语芳菲︱福音小说:《强盗“油子”》第一集

时间:2019-07-19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听众朋友们好,欢迎收听絮语芳菲,我是小芳。从本周开始,我将分几期为大家朗读小说“强盗油子”也欢迎您持续收听。



这部小说非常棒也很感人,在读的时候,我也禁不止几次流下了眼泪。小说的作者不详,这个故事译自德文,而德文版则是译自俄文,之后由查尔斯·卢克西又将德文翻译成了英文,中文翻译者是 郭事一。


播音╱音频制作:小芳

图文排版:水晶︱文字校对:晨晨

末尾诗歌:耶稣,唯有耶稣



第一篇  移民



思想经文:


他 发 昏 , 他 就 为 自 己 求 死 , 

说 : 我 死 了 比 活 着 还 好 !

约 拿 书 4:8


油子”这个绰号是别人在保罗才8岁的时候,在特殊的环境下给他起的。


当时特殊的环境后面会提及。他真正的名字,是保罗·提克米洛夫。


他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住在莫吉拉瓦省一个最贫穷的村子。


他的家包括爸爸,妈妈,和两个孩子-10岁的舒拉和8岁的帕沙(保罗)。


他们和睦的生活着,遵循东正教,他们在自己的村里,甚至在整个地区,都受人尊重。


在圣日,当地的东正教神甫会到家中做客,跟爸爸打牌。不是为了钱,而只是为了消磨时间。


有时他们会玩“杜拉奇卡(傻瓜)”游戏,赢的人把扑克牌扔到输的人的鼻子上。


如果神甫或者爸爸有一点儿钱,他们就会打发孩子们去买酒。酒会让他们变得滑稽。


被他们称作“父亲”的神甫,会说:“只要不过量,饮酒不是犯罪。就连主耶稣也爱和人同乐,在迦拿的婚礼上将水变成酒。”


孩子们很喜欢旁观,还特别有趣地发现神甫的鼻子会变得越来越红。


他们不知道那是因为喝酒的关系,还是因为不断被他们的爸爸灵巧地用扑克牌砸的关系。


好脾气的神甫总是用粗哑的声音说:“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亲爱的,我会赢的。你就等着瞧吧,因为经上说:‘凡事都不可亏欠人。’又说:‘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





这种嬉闹的生活突然停止了。连续几年的坏收成迫使索斯诺夫卡村的农民们考虑搬到西伯利亚去。


他们聚集在一起彼此讨论这件事,最后决定派人到西伯利亚的一个地区寻找合适的土地。因为他是个聪明又有经验的人,提克米洛夫也被派出去找地。


三个月后,找地的人回来了,他们在汤姆斯克省找到了地。农民们很快卖掉了土地和家产,上路了。这一年是1897年。


在旅途中,火车行驶缓慢,要在萨马拉,雪尔宾斯克和欧姆斯克的交叉口停留很长时间。


迁居的农民们不得不等上几个星期才能搭上通往前方的火车。


他们整日整夜的停留在小小的火车站,睡在地板上。没有足够的开水,他们也买不起饭店里热的食物。


所以这些贫穷简单的人们靠小鱼干充饥,喝没有煮过的水。


结果,许多人有肠胃问题,引发了疟疾。年纪大的人尤其受苦。


就在快要到达汤姆斯克的最后一段路上,提克米洛夫先生病了。所有的症状显示他得的是疟疾。


在一个车站,他被带下火车,送到关传染病人的收容营。


他的妻子和孩子惊恐万分。不用说,他们也下了火车。


他们在沿着铁轨的防雪墙后面,离收容营不远的地方找到了安身之处。


每一天,他们都去打听父亲的情况,但是得知的结果越来越糟。





3天之后,无比悲伤的母亲不得不告诉孩子们,她也病倒了。


当母亲被人用担架从痛哭的孩子们身边带走的时候,那是一幕让人心碎的情景。


没有了妈妈,他们失去了最后的支柱。母亲悲伤地和孩子们道别,心中猜测她会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但是对她来说,更可怕的是她亲爱的孩子们可能很快就会在这陌生的地方成为孤儿了。


当母亲被抬进收容营的时候,绝望的孩子们哭着跑在抬担架的人后面,直到收容营沉重的大门在他们面前怦然关上。


舒拉和帕沙感到多么的孤单和忧伤啊!他们仿佛失去了理智,绕着收容营跑,时而喊着爸爸,时而喊着妈妈。


他们得到的唯一回答,是门卫沙哑的喊声,威胁着,若再不离开收容营,就要鞭打他们了。


但是孩子们没有停止哭喊,请求让他们进去。他们想要和他们的父母死在一起,因为他们觉得没有了父母,他们无法活下去。


他们就这样绕着收容营跑,直到夜深时严寒逼迫他们想起他们的大衣。


他们将大衣和其他一些东西留在了防雪墙后面。


然而,当他们回到留宿的地方,却找不到他们的行李。


显然,有人把这些移民的几样可怜的东西拿走了。



蜷缩在防雪墙后面,两个孩子抱成一团取暖。舒拉很担心她的弟弟帕沙。在仿佛漫长无边的夜里,舒拉一直没有合眼。


第二天早上,帕沙一醒来,两人就赶快回到收容营。


他们遇到的第一个门卫告诉他们:“不要再来了。今天早上我们把你爸爸的尸体抬走了,你妈妈今天很可能也会死。”


但是,没有什么能迫使孩子离开收容营。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透过窗户往里张望,喊着他们的妈妈。


她亲爱的声音会永远地沉默吗?她会在早上变成冰冷的尸体吗?


是的,那天傍晚,他们被告知他们的妈妈一个小时前死去了。


两人搂在一起,坐在防雪墙后面痛哭起来。


那天夜里,就连帕沙也没有入睡。他背靠着防雪墙,望着远方铁轨消失的地方。


在他幼小的头脑里,最近几天发生的可怕事情重新浮现。


最后,他看见一辆火车行驶过来。


他说:“舒拉,没有爸爸妈妈,我不想再活了。来,让我们躺在铁轨上。火车会把我们压死。我们现在还有什么值得活的呢?我们要去哪里?有谁会要我们呢?”说着,帕沙拉着姐姐的手,把她拖向铁轨。


舒拉惊恐万分。她一把抱住她的小弟弟,抽泣着说:“不!我无论如何不会跟你一起去把自己投到火车轮下。我也不会让你去!我害怕!太可怕了。”


“让我去;我要自己去!”帕沙喊道。


当他们还在争执的时候,火车快速的驶过。


帕沙脸朝下扑到地上,开始大声地抱怨:“你为什么要拉着我?我不想再活了。”


他的姐姐温柔地对他说话,试图说服他放弃他可怕的想法。


过了很长时间,当他平静一些之后,他答应不再去想死,不把她独自留在世上。





之后,孩子们在他们的藏身之处搂在一起,等着天亮。他们决心早上去看看他们父母的坟墓。


两个快要冻僵的孩子又冷又饿,寒冷的夜晚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天终于亮了。他们急匆匆地赶到墓地。在墓地的一个特地围住的角落里,埋葬着那些死于传染病的人。


孩子们在门口恳求看门人让他们进去,把他们父母的坟指给他们看。


但那人严厉地回答:“光昨晚就有多少尸体被抬到这儿?我怎么能知道谁埋在这?再说,一个坑里常常埋着10具,有时甚至20具尸体。”


一无所获,孩子们哭红的眼睛透过围栏的缝隙望着不规则的新坟。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站在那里哭着,望着那些坟墓,直到看门人把他们赶走。


压抑悲伤的两个孩子回到防雪墙。那墙沉默地见证了他们过去5天的残酷经历,包括与亲爱的母亲分开。


这里已经成了这两个孤儿的家。在这墙的保护之下,他们开始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


被放进收容孤儿的收容营里似乎是个可怕的念头,但是他们意识到那样他们就不会饿死。


饥饿越来越强烈。他们少许的食物和钱跟他们的行李一起被偷走了。


虽然在他们的头顶上,云雀在高空中快乐地唱着它们春天的歌,明亮的阳光给四周的一切都镀上了金色,孤独、饥饿、冰冷的孩子们却被惧怕的阴影笼罩着。


在这些孤儿的心里是黑黑的夜。共同的悲伤把姐弟俩拉近。


舒拉试图像妈妈一样照顾她的小弟弟。她亲吻他,试图安慰他说:“亲爱的,我们不要绝望;神不会舍弃我们。”





两个孩子决定顺着铁路到下一个村子讨一点面包。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头上传来一个粗哑的声音:“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你们是谁的孩子?”


一个陌生的穿制服的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审视着他们。


他们完全糊涂了,竟然没有马上说出他们是移民的孩子,刚刚失去了父母。


这个陌生人命令他们跟他走,把他们带到了收容营的办公室里。


在那里,官员们马上决定把两个孩子送到收容孤儿的收容营里。


那是他们不想去的地方,因为那意味着他们要被分开。收容女孩的收容营离这有好几站远。 


官员们不顾孩子的哭求,把帕沙带到了两里外的男孩营,而舒拉则被送上火车,带到女孩营。


两个孩子在分离时的悲伤无法形容,因为他们彼此失去了世上唯一的亲人。


感谢您收听这一期的絮语芳菲,我是小芳,小说《强盗油子》第一集就读完了,欢迎您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收听下一集的播出.

如果您喜欢今天的节目,欢迎您点赞,您也可以在后台留言,提出您的宝贵建议与意见,我们的同工也会及时回复,愿神的爱与我们同在!下面我们一起来听英文赞美诗《耶稣,唯有耶稣》




作者不详

英文版由查尔斯·卢克西译自德文

中文版由 郭事一译自英文




聆听爱之音

絮语芳菲|爱使一个人的面容更美丽

絮语芳菲|哪里有爱,哪里就有神

絮语芳菲|油漆匠的账单

絮语芳菲|三棵树的故事

阅读原文 查看历史消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