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IY

电影puls | 生活中的细节都值得被记录和凝视

时间:2019-08-21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FIRST影展的最佳纪录片《四个春天》将于本月4号全国公映。这部纪录家庭私人影像的暖心纪录片已经收获好评无数,这次终于能在大银幕上让全国影迷共同观看。


在此之前,我们中影指数艺术与科学测评中心也举行了电影的测评活动,影迷朋友也都深受感动,映后更是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因此我们特约了编剧、影评人秋䒕墨代表中影指数对导演陆庆屹进行了专访,一起谈谈导演在创作过程中的理念、想法、表达和一些有趣的事。



中影指数:


有什么导演或者影片给予了您将这些生活化的记录转变为一步长片的动力?比如侯孝贤?小津安二郎?

 

陆庆屹


小津安二郎和侯孝贤导演都是我很喜欢尊敬的,他们的影片一直在影响着我,不只是电影层面,包括审美和看待世界的方式。而真正促使我萌发做一部真正的完整的影片,则是侯导的一篇访谈,他对电影学院的学生说,你想拍就去拍,否则你不知道怎么开始第一步。这句话打开了我张望电影的视野。



中影指数:


最开始的创作理念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之中有改变么?


 陆庆屹:


我没有什么创作理念,只是容易被生活中简单的美好打动,所以一直在这种记录的热情里。当确定要做一部完整影片之后,我依然觉得生活中的细节都是值得记录和凝视的,那时候我只是觉得有了足够的素材量,就能剪出来。所以一直就这样拍摄着。

 


中影指数:


您拍摄的人物在镜头里都很放松,更象是角色与摄像机在对话,在这种入戏上您有什么特别的经验么?

 

陆庆屹:


我家人一直都喜欢用拍照的方式来记录时光,所以他们面对镜头很松弛,对他们来说,只是儿子添置了一台相机。我在拍街道和陌生人的时候,会跟他们说话聊天,也不是刻意去搭讪,而是真的跟他们交流,所以他们也很容易接受。

 


中影指数:


在大量的生活素材中选择排布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量,您是最开始就想好一个叙事节奏还是在剪辑过程中逐渐找到了一个合理结构的?

 

陆庆屹:


最开始我想剪出带有家乡的人文、自然、物候的大背景下,一个普通人家的生命状态。后来发现这么大的体量我不能驾驭,最后还是把视点聚焦在自己最熟悉的家庭和父母身上。这思路是在剪辑中一点点调整的。

 


中影指数:


从风俗到田园,可以看出您的素材非常多,在内容上如何取舍?

 

陆庆屹:


我觉得素材要服从于主线,不管镜头多好,多漂亮,只要干扰到了主要的叙事,就应该舍弃掉,不能堆砌某种内容。比如美景太多,就容易变成风光片,美食太多,就容易成为美味的介绍片。所以确定主线之后,应该时不时跳脱出来,以旁观者的视角去审视一下,看这些内容有否干扰到主题。

 


中影指数:


可以看到,影片之中,悲喜您都有涉及,如何做到情绪调控的平衡?

 

陆庆屹:


我觉得我们普通人的人生线条通常是和缓的,我希望片子能保持这种观感,不想让自己的情绪过度地推给观众,所以在悲喜两端我都有所保留。

 


中影指数:


将父亲和姐姐拍的视频剪辑到正片里,有什么其他用意么?


陆庆屹: 


在那一年里,家里的情绪基调是低沉的,父母经常找来老的视频回看,追忆一家人共有的时光,我记录下了一些状态。这也是个人家庭史的回溯,让人看到时间作用于人生的变化。这是每个人都无法回避,但也时常会忽略的生活内容。



中影指数:


片中尤其越往后,您出镜次数越少,特写镜头也越来越少,反而固定镜头却越来越多,是什么改变了您么?

 

陆庆屹:


最开始的拍摄是一种记录的自觉,没有任何的电影意识,容易被细节和特写的东西打动。到了后期,发现只有人物没有环境的话,是看不到生命状态的,所以我会更有意识去观望我生存的那片土地,感受自然变化的气息。

 


中影指数:


除了片尾处全片没有采用配乐,是最开始就想用父母歌声这样设计的么?

 

陆庆屹:


原本我没有用配乐的打算,觉得生活里的歌声和音乐足够了。后来因为上映的需求,片尾需要配乐,所以请我哥来制作。 



中影指数:


在拍摄的过程中遇到过什么特别令人难忘的事情吗?印象最深的细节或者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

 

陆庆屹:


难忘的事情太多了,很多事情至今能一幕一幕划过眼前,放慢思维的速度,去留心观察生活,它就会给人无数感动的细节。很多时候人容易被情绪带动,进入自己的思维模式里,而记录可以反复观看,蕴含中其中的情感会浮现出来。比如我爸爸往常也能随口就说出他中学时同学的名字,我们不太在意。但是当我们静下心来,看到他能记住六十几年前的人名,就非常震惊。他一定很怀念那段时光,只是从来不表达出来。这些情感都是我在记录中慢慢体会到的。

 

拍摄的难度,对我来说是体力问题,一个人去拍一部电影,需要瞬间作出判断:内容、机位、光线条件、焦距……这些都需要非常快速作出决断。决定了就要迅速执行,这样就对体力有很大要求了。而且我还想通过更多角度来体现空间,就要跑上跑下,背着二十多斤的包,还有一个三脚架,确实很累,尤其是在爬山的时候。



中影指数:


这次入围FIRST青年电影展,您如何看待自己影片的入围?纪录片需要有导演自己的表达,还需要考虑大众传播,您是否考虑过要如何平衡这两者?

 

陆庆屹:


入围电影节,都需要一些运气吧,所以得知入围的一瞬间,非常激动。至于纪录片的表达和传播,我没有资格去评判对错优劣,每个人的感知方式和表达方式都不一样,每一种方式都可以去尝试,根据内容来定。

 


中影指数:


您之前的阅历那么丰富,您为什么会做那么多职业,最后又从事了电影呢?之前的工作对您的这部电影帮助会很大嘛?

 

陆庆屹:


一方面我对很多行业都有兴趣,另外也有为了糊口的缘故。从事电影,既是偶然,也有性格和兴趣的推动。有时候我觉得,殊途同归,人总会走到最适合自己的角色里去,无论中间有怎样的波折。从事过的每一份工作,都会帮助我切换不同的观察方式去面对生活,这种帮助是综合的。







福利


送福利送福利啦。喜迎2019,中影指数福利继续!!!


本次我们送出的福利是:四个春天天使徽章+气囊支架或者四个春天全国电影票通兑码!!


参与方式: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并且在评论区留言,带上话题#四个春天#并加上一句自己想说的话,我们会根据留言和走心程度(点赞仅供参考)随机抽取幸运的粉丝,获得我们的四个春天天使徽章+气囊手机支架(两人)或四个春天全国电影通兑卷一张。(三人)(留言截止日期2019年1月11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