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三叔驾鹤西去了,谁也不知道三叔藏巨款的地方

时间:2019-11-29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三叔驾鹤西去了,谁也不知道三叔藏巨款的地方

三叔驾鹤西去了,俗话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接自己去,八十多岁的三叔抵抗不住黄泉的甘甜,泥土的芬芳,踏歌西去。

人终归要死于某种疾病,不管你贫穷还是富有,上帝要你空空地来,也会让你空空地去,生命的个体在这个节骨眼上,没了卑贱之分,人生统统归零,在上帝的面前,我们的精神和肉体都是平等的。

给三叔遗体告别的时候,堂姐悲痛得呼天呛地,害得我鼻子酸酸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最后终于忍耐不住,掉了下来。我送父亲西行的时候,那年刚好十八岁,懵懵懂懂的年纪,不知道什么是痛。

我哥哥、姐姐都哭了,堂姐也哭了,我却没有哭,我真正哭念我父亲的时候,在几个月后的课堂上,我把头深深埋在课本里,悲切地哭了,为我失去了父亲而哭泣。

三叔驾鹤西去了,谁也不知道三叔藏巨款的地方

三叔和我父亲是同胞兄弟,两个人的性格却相差很大,三叔为人小气、爱打小算盘,脾气大,爱抽烟,不喝酒。

我父亲心直口快,待人热忱,爱抽烟喝酒。那年我五岁,和堂兄打‘撇撇’,因为输赢,我和堂兄打起来了,父亲出来教训我和堂兄,三叔认为父亲偏袒了我,从地上捡块石头,把我父亲的头砸破了,从此两家鲜有往来。

三叔退休后,无所事事,被街头卖假药的人骗去‘洗脑’,今天买回一台‘治疗仪’,明天买回盒‘保健药’,三叔要延年益寿。

三叔每天早上起得很早,和过去上班一样,腋下夹个皮包,匆匆忙忙地走出家门,又匆匆忙忙地赶回家中,有时扛回一袋大米,有时扛回一箱水果,

三叔觉得这样购物很便宜,三娘埋怨三叔说,你都七十多岁的人了,扛一袋大米回家,路上磕磕碰碰摔倒了怎么办,三叔就是三叔,不服老。

三叔驾鹤西去了,谁也不知道三叔藏巨款的地方

有些老人喜欢钓鱼,手持鱼竿,头戴草帽,屁股坐个小板凳,享受着和煦的阳光,一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逍遥,三叔不喜欢钓鱼,三叔觉得钓鱼太慢,三叔喜欢网鱼。

七十八岁的三叔,做了一个1/4篮球场大的搬网,到汉水河边搬鱼,三叔就是三叔,三叔不服老,三叔搬鱼,一搬搬一天,不嫌累。

一天搬来搬去,仅仅搬到一点点小鱼小虾,为了富裕,三叔痴心不改,一个老头,闲来无事,看三叔搬网,网网空捞无获,老头看不下去了,开始给三叔指点江山。

老头开导三叔,‘选择大于努力,耕耘不一定收获’,买个烙饼机,街头烙烙饼,那东西来钱快,三叔被那老头说动了,不再搬鱼了,买了一台烙饼机,却迟迟未见开业,不知何故。

三叔驾鹤西去了,谁也不知道三叔藏巨款的地方

八十多岁的三叔,突然爱上了收藏,收藏人家不要的旧衣裳,家变成了旧衣仓库,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怪味,三娘没地方睡觉,只得把邻居的空房租过来,暂时居住。

三叔像一只勤劳的蚂蚁,租居屋里又堆满了旧衣裳,三娘日夜发愁,不知道床铺该搁在哪里,突然三叔病了,淋巴癌,街坊说,平时不得病的人一得病就是一场大病,平时病怏怏的人,相反没有病。

三叔病逝了,堂姐堂兄帮三叔清理‘收藏品’,居然清理出了六七万块钱,三叔把这些钱,分藏到那些旧服装的荷包里,难怪平时三娘找三叔要生活费,三叔总是说,没钱,没钱,我没钱。

三娘的退休工资家用,三叔却总爱把钱东躲西藏,估计三叔把钱都藏得忘记了,三叔临行前,没告诉任何人,旧衣服荷包里藏有钱,幸亏收破乱的不愿意收旧衣裳,堂姐堂兄只得把旧衣服当垃圾清理,否则那六七万块钱,也不知道幸运了谁。

人只是天涯过客,前几天三娘也去世了,人空空的来,空空的去,愿三叔、三娘在西天再相聚!

三叔驾鹤西去了,谁也不知道三叔藏巨款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