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母婴

教育焦虑的毒,买房解不了

时间:2019-11-11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前言:我喜欢跟人打交道,无论何种阶层的人,听没听过的故事,见没见过的人。总能带给我思考。朋友圈加了一群代购的朋友后,我一度怀疑别人是否都活在特别精致的世界,小孩的感冒发烧药品是美国加拿大进口的,奶粉是澳洲德国的,尿不湿日本的好,奶嘴围兜鞋子衣服磨牙棒的英美加的同品牌不同版能比较个遍,从代购朋友那里,打开了我灵魂出国的大门。而从卖房中介朋友那里,深深感觉到了那句名言的真谛:如果你觉得自己很成功,就让中介带你去看看世界

01 从中介小哥那里,我看到了真实的北京

重点大学老师住在40来平米的一居室里,小孩上初中了卫生间里还放着婴儿洗澡盆舍不得扔;

单身姑娘住在精致的小房间里,装修颇费心思,经常出差的生活也不降低她对自己小窝的精致要求;

年迈的大爷终于跟着孙女搬去燕郊,房子还是八十年代的装修一直住到如今;

刚刚装修完的新房子房东忽然变卦决定出售,即使连卫生间门把手都是磁吸式的;

房东做生意资金周转不开临时卖房,时间周期短的可以价格优惠;

换房的小家庭已承诺下家4个月的时间周期,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房子一再降价出售防止自己买房卖房两头空的尴尬;

刚斥资700多万买了西城小面积学区房的家长,刚买完就离婚,为了以首套房资格再买一套小的自住;

也有单身男青年小两居换房的理由是客厅太小,不方便朋友聚会,我看到了他阳台的跑步机和吉他;

也有以隐私之名拒绝被看房的租客,也有特别配合的租客;

40平米的建筑面积都能改造成小两居室,50平米的就敢改造成三居室;

阳台能安厨房,过道就能晾衣服;

小公寓、大开间、双层儿童床;

除了南北通透之外,东南、西南、北向、东北向、西北向,户型奇形怪状的叹为观止,眼镜楼就算了,八卦图形状的户型都能存在;

以前从老师那听说过筒子楼,现在知道了360度圆盘转一圈的塔楼,6层以下的板楼倒是全国统一;

北京特色的地下室,以前参观过某小区的地下室能有4层,都是从前北京的防空洞改造而来,而如今中等热门带学位的半地下室都能单价6万起;

4环以内,稍微成熟一点的地段,100平米以上的就是千万起步的“豪宅”;

当我看到大学老师、老专家、企业家、高端白领也住在并不舒适的房子里时,想起外地朋友第一次来京的感慨:原来北京人住的这么破啊?

02 为什么留下,为什么离开,为什么离开又回来?

为什么我相信北京的楼市不会崩溃?相信即使三四线城市楼市泡沫一夜梦碎,北京依然能够挺住?

因为北京强大的虹吸效应。

它自带光环和实实在在的实力,吸引太多人趋之若鹜。更好的医疗、教育、卫生条件,更多的职业发展机会、更包容的文化和相对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任何一条足以让畏于老家生老病死全靠人情关系的小社会环境下的异类人找到离家的理由。

为什么流浪,为什么漂泊,是自以为是的找寻,还是格格不入的摆脱?

年轻时以为生活在别处,所以我们一遍又一遍出发寻找诗和远方;

年纪大了才醒悟,最好的风景来自内心的丰盈,和地域无关。

只是届时命运没再给我们二次选择的骰子,于是只能原地继续充电。

03 房子学校和排名,我们到底在焦虑什么?

到网上进行了一番北京学区房的科普式扫盲,才明白网友所言不假:

人大附中:高中不努力,毕业去隔壁(中国人民大学)

北师大:民间戏称“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小学的附属大学”

北京教育两大高地:西城(区)拼爹,海淀(区)拼娃

……

对近几年眼花缭乱的“清(华)北(大)人(大)首师大、101、十一”等名校为了“教育均衡”四处收罗普(渣)小(学)冠名“清(华)北(大)人(大)101、十一”的系列校名,调研的基础工作稍不认真就容易陷入这迷魂阵。

扫盲学校的基础工作网上可以完成,对口的小区则必须依赖中介小哥。于是我拿出了当年高考的劲儿,终于对“学区”“就近入学”“点招”“派位”“不寄宿的寄宿制”“蒸包”“西城群众散步”“直升、九年一贯”以及“六年一学位”概念不再模糊;

当我明白了“满五唯一”“公房”“商品房”“契税”“个税”“增值税”,以及“原值低”的意义时,可以在中介小哥的报价3秒钟内估算出首付的价格时,至少八部童鞋那肯定的小眼神值得我心头一乐:看,文科生的数学全用在这了~

然而当我关注了了若干育儿和升学的公众号时,发现焦虑感是呈倍级增加的,比如2018年北京高考人数才6万,等伊一高考的时候北京高考人数得暴增到20万+,拼爹代表的西城和拼娃代表的海淀,几乎大体看到了娃十年以后的生活,鸡血的海淀科研狗子女生生将五道口“宇宙中心”的位置比了下去,取而代之海淀黄庄的“课外培训宇宙中心”。

一定要去公办校吗?民办也很好啊。

实际上,优秀的民办校,小学面试的门槛可能你想象不到:3岁的汉语认读字数300+,学前班就1000+,英语听说读写流利,体育测试也可能出现,我挪开屏幕回头看看刚过3岁的伊一生字量勉强过百,英语仅仅对10以内的英文数字和基本颜色熟练,5以内的加减法还坑坑巴巴的现状时,我的焦虑感也在增加:咋的,我的娃默默就输在起跑线了?

当年我可是村里玩着泥巴没上过幼儿园直接上的小学,不一样从村小一路过关斩将考来北京了吗?

啪啪啪的就被数字打脸。

升学专家一遍遍的用翔实的数据论证,过去20年,北京高考人数的增加和学位数量的相对稳定,而大规模优质学霸考来北京后毕业留京安家生子,20年前北京小孩面对大批的郊区没有竞争力的郊区竞争对手,虽然没有“400分上清华北大”这么夸张,但确实高考的难易程度和现在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几乎不变的学位数量、暴增的高考人数、学霸后代的强力竞争、无可辩驳的事实挑动着每一根关心教育的家长的神经。

不禁让人怀疑:好幼儿园-好小学-好初中-好高中-好大学真的那么重要吗?孩子的的成功,学校不是最重要的,家长课外的精力和财力的付出才是真刀实枪没有硝烟的战争。看见网上那些补习班满满当当,头发花白的爷爷给孙子做笔记回去给孙子上课的图片,对我这种从没补过一节课的野孩子来说,真是挺震撼的。

这哪是一个孩子的学习?这分明是背后一整个家庭的托举前行!

我甚至有点赞同那句“底层的孩子才岁月静好、中产的孩子都负重前行”,也对升学专家对“高端的高考移民去山东”这样有悖常识的套路背后的论据论点的强关联性表示肯定,同时,我也看到了一批“有趣有梦不端不装”的优秀灵魂在竭力创造一片“一土”教育试验田,看到那些有能力有执行力的有趣灵魂放弃世俗的“利好”去做一件关系每一个孩子一辈子的事时,我想起那句“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古人不诚余欺也。

所以我们真的只是在焦虑教育吗?

不是的。

我们是在焦虑失去一种可能。

焦虑下一代可能失去和别人同台竞争的机会,跻身中产的新晋人员焦虑下一代可能不够优秀分分钟“一夜回到解放前”中产地位不保;对中产以下而言,教育可能是他们实现阶级晋升的唯一途径,纵使再如何千军一马也必须得孤注一掷;超级富豪就不焦虑吗?他们同样焦虑可能“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而良好教育对于富二代虽然不是“雪中送炭式”的必须,也是“锦上添花”式的商业必然,毕竟这个瞬息万变的社会,不学无术的x二代不仅不能富过三代,可能连一代都不能安保晚节。

教育是既有者巩固阶级地位的保鲜剂,是觊觎者实现华丽转身的入场券,背负财富积累和家族传承的期望,教育如何能平常心?

所以,即使网上热议,既然清华北大毕业的也买不起学区房,那买学区房干嘛?

因为,学区房在三四线城市都基本视同“硬通货”,具有强大的抗跌保值甚至升值属性,何况帝都北京。而帝都学区房的天价,也不是所有的清华北大毕业生就有能力买得起吧,毕竟现实而言,近几年完全靠自己一个人的原始积累买房的,数量微乎其微。早些年赶在北京房价飙升之前提前上车的算是幸运的一波,再往前则是“工作靠分配,房子靠单位”的福利分房的一波了。

清华北大的不一定能买得起学区房,但学区房(可能)培养出来的二代清华北大er们,在父辈的原始积累基础上,却完全有可能实现蜕变。

但买了学区房,就能高枕无忧吗?再三强调,学校既不是重点大学的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只是大概率事件。娃娃上了牛小,也完全可能走上小概率的道路上不了一本,娃娃上了普小,家长课外抓的紧,也完全小概率的出现锦鲤考中TOP2大学。

所以,教育焦虑的毒,买房解不了。

最多是颗小白丸,你把它当麻醉剂,它就是你放松警惕的醉乐天堂;你把它当钙片,它确实也能够健骨强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