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母婴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时间:2019-07-05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

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采访、撰文:吕彦妮

1.

她敢看你的眼睛,而且不仅是看,几乎可以说是牢牢抓着,抓着也不是为了攻击或者灌输, 而是为了告诉你,我在这里,我会一直在,你慢慢说,你尽管问,我不会怕。我本来还想写,「我不会撒谎」,但真实与谎言的界限有时候太过微妙,所以我们暂且只说,韩雪至少是坦坦荡荡敢于直面的。这已经很不易。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她演戏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敢」,「从来没有哪次演戏会觉得自己一下子被谁的气场碾压了,多大的腕儿,我对他们也没有那种恐惧感。」

此刻是2018年11月中旬的一个深夜,指针已经过了子时,滑到了新的一天,演技竞演类励志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决赛刚刚落下帷幕不足5个小时,那尊冠军奖杯静静立在演员韩雪的房间的立柜上。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她从秋末起参加这个节目,一直到冬天,以「大魔王」的姿态过关斩将,但在这种气势如虹的表象下面隐含着的,却是关于她几乎「每一场表演都在哭」的诟病之辞。终于,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了,她不用再哭了,她「赢」了。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韩雪准备音乐剧《白夜行》时的排练照

韩雪今晚本来的行程是参加完庆功宴之后,马上开车奔赴上海投入音乐剧《白夜行》的排练,这几个月以来,她一直在这样的往返间奔波,《白夜行》是根据东野圭吾的同名小说改编的音乐剧,中文授权版首次上演,韩雪为了这部剧,把整个8月到12月的工作压缩到了最少。

音乐剧导演疼惜她太辛苦,特准她在杭州多留一晚。我们于是有机会眼睛对眼睛地对话两个小时。

是的,有些人之间只能完成嘴与嘴的交流,有些难一些,眼睛对眼睛,还有更难的,心对心,骨头对骨头……

韩雪一度觉得有点「荒谬」,起始于她频繁参加综艺节目之后被人惊叹自己如何如何好,「通过综艺让大家觉得你是好演员,就好像以前拍戏的时候大家都没发现你身上的闪光点似的。」

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她都和「圈子」保持着某种疏离,常驻上海,圈内朋友不多,最经常的情况是,有戏来找她想谈谈,导演在北京,她就应着好好好,如果最近要去北京就顺带约约吧,如若要她专门跑到北京去见导演、制片人,她不会去。

「如果我是一个产品经理,我会觉得我是一个做得特别差的,因为我的产品思维特别差。好不容易支一摊儿,就赶紧往自己身上贴标签和人设吧,我做不到。」

韩雪已经整整出道18年。

2000年世纪之初,在香港嘉禾影视公司主办的「世纪之星」影视歌新人大赛上, 韩雪拿到了全国金奖——当时她17岁。第二年,她就以文化课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上海戏剧学院。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姑娘,一个跟头翻到了沪上。家人那时候反对,她说服他们的理由是:「只有演员的梦想可能跟青春有关。」她说没关系,「几年下来干不好我回来再学个别的东西就完了,其实都无所谓。」

不用非把自己的人生捆绑在一条道上,也没有一种东西可以被称作人生唯一的至高荣誉。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她从小爷爷就说她,「脑袋后面有反骨。」淑女的外形都是被塑造的,当年以歌手身份出道时贴在CD腰封上的那些「新玉女掌门人」的称谓,也都是唱片公司的宣传词罢了。

和索尼的七年约满时,对方提出要续约,韩雪拒绝了。她不想再走那样的路线,唱那样的歌。公司上下都觉得奇怪,「这个路线也没人跟你抢,公司资源也好,为什么要退出?」「我当时觉得如果一直要做『玉女』,过几年就一定会被时间淘汰,会越来越没得选,就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那时候,她马上就要30岁了,在行内呆了那么久,却几乎一直在做态出一幅别人需要她成为的样子。

转回头来做演员,尴尬和不适依旧存在着。要么有人会觉得她「花瓶」,要么就是在古装戏、苦情戏、谍战戏的跟风拍摄里「无限死循环着。」

她在拍摄的片场也度过过一段什么都不想,安心拍戏,收工了专心打游戏的时光,以为时间还多,浪费得起。

「不真正经历过,你就不可能知道自己到底适合什么。」

2.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2009年作为出品人参与都市时尚喜剧《娱乐没有圈》,2013年又以制作人的身份完成了《淑女之家》」

韩雪说,她也想过「不演了」。2009年作为出品人参与都市时尚喜剧《娱乐没有圈》,2013年又以制作人的身份完成了《淑女之家》,就是她「以退为进」的表现。她虽然这么说着,但这两部剧,她也都有参演,并且演唱了主题曲。事实上,翻开她的履历,十余年来她一直深耕不辍,几乎从未有过长时间中断过自己的事业。

接下来,韩雪会向我们详细解说起《淑女之家》后期剪辑和制作阶段她的所经了。但是与其他创作者描述自己如何在剪辑房里没日没夜的辛劳与苦楚不同,韩雪的叙述里全是噼啪作响的火光四射。

她唇齿之间吐露出来的各种专业术语,我几乎听不懂也跟不上。

如下:

「我们当时那个戏拍了4K,同年张艺谋导演在拍《归来》,那是第一个4K输出的电影,电视剧也有在拍4K的,但是没有一家公司吐得出4K的带子,因为没有人能做出来。我们的机房设备也不够,就找人来做技术支持,他们美国人都是惠普的基站,我们没有。我就在后期机房自己搭机器,找阵列。4K输出中间包括还牵涉到调色,是先进工程文件还是先进素材?后来你发现先进工程跟先进素材,丢帧的比例是不一样的,就在棚里自己试,试完也没人知道对不对,因为没有同行能给你一个技术标准,那我也不着急,就一个一个自己试……」

「我一点儿不焦虑!我特别高兴,我觉得我就是为那个生的!」

韩雪眉飞色舞,一种投入的欢愉完全把她淹没。我们这些外人,都只能怔怔看着她,你非得真心热爱过什么,才能明白这个时候韩雪的兴奋之由吧。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这种对科技、对自己兴趣所在之物的追索,让韩雪暂时忘却了那段时间里所谓的「被边缘化」。她的人生方向,她必要自己攥在手里。这里没有乐子了,她就去其他地方找乐子。世界到处都是新知,学习和吸收永远比攀比和拼命证明自己来得更有意义。

塞浦路斯岛人芝诺于公元前300年左右,在雅典创立了斯多葛哲学学派,他们相信每一个个体都是一个「小宇宙」,命运也如自然,自由法则在其中,如四季轮转春花冬雪,发生便是发生,没有偶然可言,所以无需怨怼,就静静接受自己的命运,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韩雪是喜欢这样的人生理念的。因为这样的态度造就的人生路径,「不闹心。」

所以,尽管《我就是演员》交给她的剧本是一个又一个用眼泪浇筑的人物,她都好好端着,捧着,好好完成它们。一次一次,哭出来。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韩雪在《我就是演员》节目中出演《搜索》的剧照

演《搜索》之前,拿到剧本,就连章子怡姐都来问她:「你这个怎么演?」剧情在短时间内反转太多,情绪起伏巨大,几乎远趋合情合理了。韩雪顿了一会儿,回:「子怡姐,我脑补了一下,我觉得应该也还行。你信我。」

她也想过跟导演组提一提,给她的角色换一些风格和类型吧,结果话还没出口,反倒是导演拿着一摞数据来找她,收视曲线图显示,有韩雪上场的时间段里,节目收视率有明显的爬坡。

「说实话,演员一定是在一个被动的空间内去做选择的。但是我觉得也无所谓。」

信念感——韩雪身上强烈的所得。

「对,无论是演戏还是做别的事,我就一直觉得,这个事儿要么不做,要做肯定就垮不了,无论怎么,你都得把它救回来。」

至于做完之后的一切功过,就拿时间去交换吧。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INTERVIEW

你的「信念感」到底来自于何处?

韩雪:可能因为是军人家庭的小孩儿,但凡去做的事情,我就没有怕的,人生任何阶段、任何人都能赢你,但是你不能输,这个「输」在于你内心的东西不能输,你不能输角色、不能输你身上这口气。

你多大程度上在意外界的评价?

韩雪:我是一个不是特别在意外化评价体系的人,我一直觉得我好不好,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我从来都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知道我有没有价值。我甚至觉得,你是不是一个优秀的人,你是不是成功的,你是不是有价值,也不完全只在这一摊儿事情上能体现出来。所以我的膨胀系数没别人那么高。

曾经拍戏中,谁给过你印象深刻的提示和启发?

韩雪:潘虹老师,我最早拍戏的时候和她合作起,她在现场没有助理,她还跟我说,你能拿得动多重的剧本,你就演多重的戏。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韩雪出演音乐剧《白夜行》的剧照

你怎么看待和处理即将要演的音乐剧《白夜行》里雪穗的「恨意」?

韩雪:我自己身上从来没有感受到无缘无故的爱或者是无缘无故的恨。爱恨,应该是取决于你建立的关系,取决于你所向你身边的这种关系去释放的信号,人身边的量场是能够被改变的。没有一个人是至善的,或者是纯恶的,只取决于相互之间的这种感知。

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你为自己争取过什么吗?

韩雪:我每次都跟他们说,如果要抽我演「即兴」,我上来给你们「乱演」,演那种好玩的、放开一点的。我希望哪怕是在很短的瞬间里,尽可能地破一破自己在舞台上的那种固有的形象,也就只有这点空间了。

半决赛的时候,你和宋轶在准备即兴题的时候,你的状态非常从容,她那边多少有一些紧张,也曾经向你流露过一些困扰,我好奇的是,你那个时候的心态是怎样的?因为其实那个时候,你们是所谓的「对手」,比赛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韩雪:我跟你想的不一样,你觉得「即兴」表演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我从来没有觉得「即兴」是比赛环节。所以她跟我讲她遇到的困难的时候,我就跟她讲,你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演就是了。

有个工作人员说需要一个手机当道具,你马上就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了。

韩雪:嗯,我从来没有把这个舞台上的任何人当成「对手」。

你会担心参加综艺影响到你作为演员职业的纯粹性吗?

韩雪:不会影响。我在演员本职工作中获得的积累,恰恰来自于跟演员一点关系没有的事儿。我并不认为是我之前演的某一个角色、某个戏让我今天这么出色,也不是演戏本身让我变成了一个好演员,我这两年对于表演的认知的抬升,恰恰是来自于演戏外的东西。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韩雪在《我就是演员》节目现场的花絮照

关于保护做演员的「神秘感」呢?

韩雪:如果你让观众看你角色的时候,还有杂念在,想今天她跳水了,又去那边儿吃虫子了,你要让观众更多地想到了那个东西,只能说明你肯定没演好。而且我是在一个「度」里面的,我是有选择性地给大家看我本身的,我并没有把自己的能量全部交割给你们,我还在保护我的生活。

曾经多年不在「主流」的状态是你自己选择的吗?

韩雪:我一直认为人生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占齐,不可能所有的好都在你身上。所以我尽可能的不做「生努」的事儿。这个事儿放在前面,好,我伸伸手、稍微蹦高可以够一下,这事儿我做。但差得特别远的,我不愿意。

到底要怎么样去找到实现自己价值的标准?

韩雪:你在意的这件事情,你有没有把它做好,这才是你的兴奋点。我是喜欢演戏,但是演戏不是我人生中间唯一在意的事情,我也在意我家庭幸不幸福,我也在意身边朋友高不高兴,我也在意我除了会演戏以外,还会什么。我希望我还会很多东西。我从来不认为我会把我自己的人生锁死在一个轨道上。

如果这次《我就是演员》你未能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你会怎么自处?

韩雪:我之前就跟同事聊过这个话题,前面不是有一些「待定」环节吗,我说我要淘汰了,我不等着「待定」的,我肯定走了,为什么要被「待定」呢?「复活」我也不要,为什么要?我找一个别的地儿玩去了,我才不要呢!

在被「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的双眼牢牢抓着的两个小时里……

韩雪出演音乐剧《白夜行》的排练照

▼▼▼

-近期文章精选-

-部分人物故事精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