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母婴

高考失利,我写了小说来果园找她,一场意外让我俩走到了一起

时间:2020-01-26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有个叫李志勇的男孩,参加了今年的高考,但只考到了一所冷门的大专。他一想,即便毕业了,也不会有好前途,便索性放弃升学,去了山里的姨妈家。 姨妈视李志勇如己出,她听说李志勇不想读书了,虽然失望,但仍表示支持。 其实,李志勇想留在姨妈家,还有个原因,因为这里有他青梅竹马的薛姣。薛姣没有参加高考,而是选择在家打理果园。两个年轻人彼此都有好感,只是都没捅破那层窗户纸。 这阵子,李志勇因为经常去薛姣家的果园玩,获得了灵感,一口气写完了20万字的小说,名字就叫《果树园的女孩》。 初稿完成那天,李志勇兴奋地抱着一撂稿纸来找薛姣。 偏巧那天薛姣要上树干活,没时间当这第一个读者。 李志勇性子急,把稿子往薛姣手里一塞,替她去上树干活。虽然他也爬过树,但在树上干活还是第一次,他摇摇晃晃,摘了半筐果子,忽然淘气起来,拿起果子去扔正在认真看稿的薛姣,没想到脚下一滑,摔了下去。 幸亏李志勇被果树拦了一下,再加上薛姣也挡了他一把,所以李志勇没有摔伤。等他拍拍身子站起来,却见薛姣一脸痛苦,捂住左腿,站也站不起来。

李志勇暗叫一声糟糕,看来自己砸伤她了!此时,远处又传来一声声薛姣的爸爸薛叔的呼唤:“小姣——” 薛姣一听脸色变了,她急忙推了李志勇一把,说:“快走,让我爸知道是你砸的,非和你拼命不可!” 李志勇知道薛叔是有名的暴脾气,害怕得逃走了。回家后,他赶紧托姨妈去看看薛姣。 没想到,姨妈竟然连连摇头,她说:“薛叔那人最宠闺女,肯定饶不了我们,人家问你要钱是小事,万一薛姣落下残疾,你能养一辈子吗?” 李志勇听姨妈这么一说,心里直打鼓。 这时候,表弟虎哥放学回家了,他说,看见薛叔带着薛姣去卫生站了,薛叔气得脸色发紫呢。 姨妈吃了一惊,她赶紧打发李志勇出去躲躲,等这事消停了再回来。 李志勇有点犹豫,这样太对不起薛姣了,但一想到薛叔可怕的样子,他还是答应了,当天晚上他就离开村子,去了城里。他在城里一边打工,一边继续写作。 一个多月过去了,李志勇都没敢回姨妈家,也不敢联系薛姣。因为姨妈告诉李志勇,薛姣真的落下了后遗症,一条腿跛了,但是薛姣应该没有告诉薛叔,不然他不会没有动静的。

李志勇心里又感激又愧疚,他想回去看看薛姣,可姨妈却说:“你别小看这姑娘,她瘸着腿来家里找过你一次,看来是想让你娶她。你真能和一个瘸腿生活一辈子吗?” 李志勇想大声地回答:“能!”但自己心里也没有底气。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志勇结识了一个剧作家,对方似乎对《果树园的女孩》很感兴趣,想把它改成剧本。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是李志勇却开心不起来,因为他的稿子还在薛姣手里。回去?还是不回去?李志勇犹豫了一天,还是决定回去一次。 隔天一大早,李志勇趁着天没亮回了村。他拿了些营养品,壮着胆子去看薛姣。 但是薛姣不在家,薛叔倒挺友好,给李志勇倒水切水果。 良久,薛叔才吞吞吐吐地说:“阿勇,你在城里走动,交际广,拜托帮我们小姣留意有没有合适的对象,离婚的、有点小毛病的都可以啊……” 李志勇嘴上胡乱应承着,心里却很不好过:这么好的一个姑娘,都是因为我……我却不敢承担责任,我简直不是个男人!正在他胡思乱想之时,薛姣回来了。她看了李志勇一眼,大大方方地打了声招呼。 李志勇不敢看她的眼睛,直接问起了《果树园的女孩》的原稿。 薛姣一听,脸上现出了失望的神色。她沉默了几秒,说:“我明天还给你!”

李志勇听完,暗暗舒了口气,但是心中不免又疑惑起来:为什么要明天才还给我呢?这是不是缓兵之计呢?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李志勇又来到了薛姣家,这次只有她一个人在家,她非常干脆地把稿子递给了李志勇。 李志勇接过来一看,这不是自己的原稿啊,再一细看,认出了这是薛姣的字迹,想来是她看到原稿涂涂改改,便重新抄写了一遍。李志勇抬头打量薛姣,只见她眼里都是红血丝,显然是抄了整整一夜!李志勇的心被狠狠地震了一下。 薛姣见李志勇一脸感动,故作轻松地笑了:“你别误会,这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自己,原稿我要留下,万一你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成了莫言第二,那稿子就值钱啦。” 李志勇把稿纸放下,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说:“明天你在家等我,我有事和你说。” 晚上,李志勇告诉姨妈,他要对薛姣负责。姨妈瞪圆了眼睛问:“你要娶一个瘸子?你要想清楚,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李志勇把稿纸拿出来给姨妈看。姨妈看完小说,眼睛湿了,她说:“孩子,你自己做主吧。” 隔天,李志勇来到了薛姣家的果园,说想和薛姣出去走走。两人在村里溜达了一会儿,李志勇说自己想留下来,因为在李家果园,灵感特别多。 薛姣听完,指了指自己的腿,冷冷地问:“过日子不是三天两天,你可想好了,将来你一旦成名了,你能把这样的老婆带出门吗?” 李志勇动情地抓住她的胳膊,肯定地说:“能!反正我的腿就是你的腿!”

薛姣还来不及回应,猛然间有几个孩子惊恐万分地跑过来,边跑边喊:“不好了,虎哥掉水里了!” 李志勇薛姣大吃一惊,连忙跟着孩子们往不远处的河边跑去。李志勇看到虎哥在河里挣扎,还有几个小孩在岸上哭叫,他却只能干着急,自己不会游泳啊! 危急时刻,薛姣干脆利落地跑到了河边,一头扎进水里,她从小水性就好,只见她几下就游到了河中央,一把拉住了虎哥。虎哥被救上来了,吐了几口水,还是昏迷不醒。薛姣抱起虎哥,又拼尽全力,往卫生站跑去。 等姨妈哭天喊地地跑进卫生站时,虎哥已经脱离了危险。 姨妈抓住薛姣的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边的李志勇却是一言不发,眼睛牢牢地盯着薛姣的腿不放。 薛姣发现了李志勇的目光,她急忙一瘸一拐地往外走。 李志勇跟了上去,走到没人的地方,一把扯住她说:“别装了,你跑得比我都快!说,为什么要装瘸骗人?” 薛姣红着脸激动地说:“当时,我的腿差点断了,很疼……没想到,我还没出院呢,就听说你逃去城里了!我心说,你还没当大作家呢,就嫌弃起人来了,以后在一起生活几十年,怎么保证不变心啊?于是,我装瘸去你姨妈家,想干脆把你吓得一辈子别回来了!没想到……算你还有一点良心!” 李志勇听完,又是高兴又是惭愧,上前抱住薛姣转了一圈。一不小心,他崴了一下脚,“哎哟”叫唤了一声,跳了几步,咧着嘴说:“我遭报应了,腿断了,你别嫌弃我啊!” 薛姣一把扶住李志勇,认真地说:“如果真的断了,我的腿也就是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