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母婴

【读史偶志】历史的怪圈

时间:2020-02-10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先跑个题


最近过年,大家都有自己的新年愿望:健康、幸福、财富、快乐、家庭美满、事业有成……每个人对自己的新年都充满了希望。

不过,希望的落实,是需要靠实际行动打拼而来的。

最近,总能看到朋友圈里有人转发或者原创,愿自己新年暴富,新年暴瘦一类。

这很不可取。

且不说,古往今来,暴富着多不善终;暴瘦者基本得病。

退一万步说,暴富也好暴瘦也罢,大多秉持着不劳而获的心理,绝非是一个正常人所应该有的健康心态。

富裕的生活,应该通过我们的知识和努力,辛勤得来;

好身材,也得靠认真努力地去运动来维持和打造。

新的一年,我们拒绝不劳而获。也希望我的学生,可以保持正确的心态,给自己一个健康的新年祝福。

01

从魏征唐太宗说起

唐初名臣魏征在其《谏太宗十思疏》中,恳切地劝谏唐太宗:

臣闻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

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

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

源不深而望流之远,

根不固而求木之长,

德不厚而思国之安,

臣虽下愚,知其不可,而况于明哲乎?

这是一段非常有哲理的话。

唐太宗李世民,几乎就是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

他的父亲是唐高祖李渊。作为帝国第二代皇帝,李世民也未如国史中那么多帝国第二代帝王、贵族一样,在童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大家回顾下西汉史就可以知道,对比孝惠帝,李世民的童年少年不知道幸福多少!

从祖上开始,北朝时代,李家就是关陇大贵族。北周时代,李家身居高位,柱国将军,手握重兵,又是北周皇族宇文氏、隋朝皇族杨氏的亲戚。

而李世民,作为李渊原配夫人的次子,亦非庶出。其家族地位可想而知。

面对这样的一位生来就不用考虑衣食,甚至富贵的朋友,魏征劝谏李世民这般。而《谏太宗十思疏》也被李世民很好地落实。当然,从历史上说,我们说李世民善于纳谏;从做人角度说,我们说李世民睿智,明白成就好的基础,事业方能走远的道理。(下为 李世民像 清代佚名画家 所作,旧传姚文瀚作品)

然而,李世民这般明事理的帝王毕竟是少数。

纵观中国史,我们不难发现一个定理——马上得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开国之君立国容易,守成之君维系艰难。

甚至,历史无数次地去称赞守成之君,而不是开过之君。

大家或许不解,开国之君,刀头舔血,若非有纵横捭阖的能力,那可真是不成功就得成仁了。这样的人,难道立国的艰辛,比之守成之君会轻松?(下 东汉光武帝 传清代姚文瀚作品)

首先,咱们必须承认,历代高祖高帝,没一个是轻松夺江山的。秦皇汉祖,宋太祖明太祖……任何一个开国之君,立国都不容易。我们不否认。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的是,以武力得天下,他所面对的敌人,大多是在明面儿上。非黑即白,非此即彼,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解决问题的方式相对比较单线条,好处理一点。

秦始皇,灭了六国就OK了;

汉高祖,灭了项羽,整合了诸侯们就ok了;

宋太祖,结束了五代,灭了十国,收了兵权就OK了;

明太祖,灭了诸侯,赶走了元顺帝,也就OK了;

战争赢不了?没关系,派更厉害的将军和士兵去就行。

可是他们的子孙在治理这个国家时,能这么单线条吗?

显然不能。

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为了稳定蒙古高原腹地,国初对蒙古持续用兵,并以羁縻政策管理蒙古高原腹地。到了辽国第六代帝王辽圣宗时代,他一改羁縻蒙古和西北的政策,欲以直接控制的方式来管控这块土地。结果呢?(辽国上京道 谭其骧 历史地图集)

阻卜、乌古、敌烈……各家游牧民族起来反抗,虽然圣宗时代取得了对蒙古至西北地区的军事控制权,辽国兴建了东起大兴安岭,西至西北的十座重兵屯驻的要塞。

泰州、边静、巨母古、河董、皮被河、防州、镇州、维州、招州,以及窝鲁朵。(大家可以对照上图,自行搜索这些军事要塞的位置)

这些重兵屯驻的要塞,成功压制了这些游牧民族近半个世纪的时间,但问题真的就因为马上的征服而解决了吗?

至于辽国第八代帝王辽道宗时代,各部再反。辽国被折腾得精疲力尽,甚至一度于辽道宗寿昌五年(1099)向藩属国西夏求援。

辽圣宗不成功的守成,导致了道宗时代的疲于奔命,而又因为辽国在西北地区投入太多精力,导致其对东北地区的控制力下滑,最终导致女真崛起。因此,我们甚至可以说,辽圣宗时代不成功的守成,又间接影响了第十位皇帝,天祚帝耶律延禧时代的帝国倾颓。(女真生活的东北,处于辽国的东京道)

至于守成成功的案例,当然也不乏其人,只不过总数较少。

比如,辽圣宗同一时期的宋仁宗,虽然谈不上文治武功,但国内太平祥和,帝王爱民,注重节约。仁宗时代,面对立国几近百年的政治问题,也积极提出解决方案,这就是我们比较熟悉的“庆历新政”。仁宗时代,国家太平祥和,称其为守成之君,不无不当。(下为宋仁宗像)

仁宗时代奠定了英宗、神宗朝的政治、军事、外交、经济基础,若非仁宗,北宋历史的走向也是个未知数。

至于清世宗,爱新觉罗 胤禛。没错,就是雍正皇帝。他在位十三年时间,火耗归公、摊丁入亩……各种改革,一把屎一把尿地辛劳,终于把他爹——大有为之君,康熙皇帝对外战争搞出来的国库漏洞给补上。非但补上,实际是把国库充实得流油。若非他,乾隆时代的文治武功,十全美事从何谈起?(清世宗像 清代佚名所作,传姚文瀚)

立国简单,守成不易。国人常说的富不过三代,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开国之君,知世事之艰辛,富裕得之不易,因此大多注意自己的统治方略。而这种治国方略一般会在国初比较持续。

西汉是个典型的例子。

汉高祖刘邦且不说,孝惠帝、吕后、汉文帝、汉景帝,均奉行与民休息清静无为的政策,算赋从120钱,减到40钱。至于税率,从十五税一,变成三十税一。(下为汉高祖像)

而到了元、成、哀、平帝时代的西汉,这些帝王又有几个人知道先祖立国的艰辛呢? 

02

根本和源头在哪里?

读国史,确实有趣。从史书里,我们可以学到很多先民的经验教训,对于我们今天的做人做事,大有裨益。

然而,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

有的道理,若非亲身经历,也很难理解其内涵。

李世民能懂魏征的话,那是因为李世民经历了岁末战乱,江山,那是他跟父亲,跟哥哥李建成,一点点拼出来的。

他经历过,所以他懂,魏征不过是说了一个帝王本身就懂的道理。

至于千古昏君宋徽宗,刚即位时,十分节俭,但是这样的日子,对于一个根本没吃过苦,受过罪的贵族公子来说,能坚持几天呢?

建中靖国,这个年号,徽宗皇帝就用了一年。至于他后来的表现,大家也都清楚。

勤俭节约?爱民如子?祖上江山得来不易?

你可拉倒吧,这话宋徽宗是听不懂的。即便听得懂,他就真明白其中的道理吗?就算真明白了道理,他的社会化和品性会让他真的这么坚持操守吗?

你信?我不信。历史也不信。

他能听懂的,就是蔡京的“丰亨豫大”。大家不要批评这君臣二人。蔡京不过是说了个宋徽宗本身就懂,本身就渴求,可一直不好意思说出口的理论罢了。(下为宋徽宗 听琴图局部)

帝制时代,只有说皇帝听得懂的话,这话才能被皇帝听进去。

所以,帝制时代,培养一个圣主贤君非常难。如果这孩子养于深宫,那如何让他能听得懂人话,明白世间道理,这就很重要了。

历代帝王中,也不是没有养于深宫,最终守成工作做得还不错的。比如明宣宗朱瞻基。(下为 明宣宗像)

成祖朱棣时代,这个皇太孙,很受爷爷待见。朱棣有意培养他为接班人,当然,这孩子也愿意接受爷爷培养。爷爷给孙子选的老师也很到位,文治武功基本都能覆盖到。

后世所谓的“仁宣盛世”,实际是明宣宗朱瞻基在位时代的贡献。

朱瞻基的成功,不外乎被教育引导得好。给皇储选老师,很关键。选得好,如宣宗。选不好,如秦二世。

秦二世的老师教赵高。这人专业水平很高,文武兼修,中车府令,又精通秦法,绝对是个一流人才。

结果呢?结果我就不多说了。秦帝国的灭亡,人家赵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吧。(王可伟油画 国殇 局部)

但历史并非是非黑即白的——更多的时候,给皇储选择的老师,其好与不好,对皇储影响力真没那么大。尽管皇帝和皇子的老师们,基本都是天下第一流的老师们。这些人大多是人品和专业绝佳的名臣。比如朱熹。

作为鸿学大儒,朱熹是南宋宁宗的老师。这样一个人品、专业绝佳的人作为宁宗即位前的老师,并且用正确的三观去影响未来的皇帝,不是蛮好吗?(下为 宋宁宗像)

宋光宗绍熙五年(1194年)八月,朱熹除焕章阁待制兼侍讲,做皇储宋宁宗的老师。当年九月,朱熹于行宫便殿奏事:第一札要宋宁宗正心诚意,第二札要宋宁宗读经穷理,第三、四、五札论潭州善后事宜。十月十四日,朱熹奉诏进讲《大学》,反复强调“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八目,希望通过匡正君德来限制君权的滥用。

大家看,这教材没问题吧。这授课内容也没问题吧。朱熹讲四书,够专业吧;朱熹讲君臣伦理,也够专业吧;朱熹的人品也没问题吧……

但是,你朱熹跟人孩子讲去人欲,存天理。人家宋宁宗还是个孩子,狗屁不通呢。人家都还没品尝过人欲的快乐呢,就让人家去人欲,人家能接受吗?

你跟人家讲限制君权,控制大臣,你让权臣韩侂胄怎么看你?

因此,宁宗即位后,朱熹在朝仅46日,便被宋宁宗内批罢去了待制兼侍讲之职。

老师不错,专业不错,人品不错,一切都不错。结果,没用。

再比如,北周武帝宇文邕的儿子,后来的北周宣帝宇文赟。宇文邕对这个儿子可谓倾注心力,给他的找的老师,如宇文孝伯,全部都是天下最一流的正直大臣。可不论老师怎么引导,不论周武帝宇文邕怎么教育、批评,甚至是直接殴打,宇文赟就是毫不悔改。

作为太子老师,一旦太子即位,自己便可身居高位,许多时候将会是新朝第一任宰相候选。但宇文孝伯等人,甚至放弃仕途前景,亲口对宇文邕说,您这儿子真不咋样,要么您给他废了吧。

但宇文邕也有难言之隐,宇文赟是他长子,次子比长子更不堪,至于老三开始到老N,一个个又都太小。传位只能给宇文赟。

最后,周武帝驾崩,儿子宇文赟在灵堂上哭都不哭。等了半晌,大喊一声:“死晚矣!”(北周武帝 宇文邕 传阎立本历代帝王图局部)

这样的儿子即位,后果可想而知。北周在宇文赟时代,大权逐渐旁落,待到他自己当了太上皇,外戚杨氏权力渐趋膨胀。后来的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

隋氏代周,改朝换代了。

03

传位法则

上古三代时期,中国人面对如此大的家业,就已经在琢磨传位方式方法的问题了。

从早期的“兄终弟及”发展到商代中后期“父死子继”传承方式的出现。

周人继续巩固了“父死子继”的传位方式,并最终形成了传统。

传位所要考虑的问题,无外乎两者:

其一,政权的稳定;

其二,财富的传递

兄终弟及的传位方式,在政权的传承上具有相对的稳定性。毕竟,哥哥死了,弟弟已经年长,对于治国方法有一定熟练地掌握,不至于出现主少国疑的政治不稳定时期。这对于国家权力的传承,有一定稳定性。

但是这种传位方式的弊端很明显。哥哥打江山,建基业,得其财富和权力的却不是自己后人,而是弟弟。这种传承方式,并不利于财富、最大化传递。并不太合理;对于国家来说,则不利于皇权和疆域的传递。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父死子继便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只不过,这个方案却时常会导致主少国疑时代的产生——当父亲去世的时候,儿子年少。对国家管控能力不够,权臣、外戚、政敌甚至是宦官都有可能动手夺权。

宋太祖赵匡胤便利用后周世宗驾崩,周恭帝刚即位,主少国疑时代发动兵变。这是个典型的案例。

因此,不论是父死子继,还是兄终弟及,都不是传承的绝佳方法,两者都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问题,但却不能解决全部问题。

但在父死子继的时代,为了让皇储更好的即位,皇帝一般都会给孩子选择好老师,辅佐他,帮助他。

成功的案例,西周有周成王时代的周公;西汉有汉昭帝、汉宣帝时代的霍光、金日磾等人……但正如我前文所提到的,选了好老师,孩子就一定能表现得完美吗?

传位继承问题,实际是一个中国古代帝制社会的体制问题;而即位新君的不完美,实际是人性真实的体现。

如果帝制社会的本质——人治现象无法改变。传位继承问题,将永远是个无法解开的难题。

即便进入民主社会,如果人治社会的本质不做改变,依旧会出现权力传承问题——地区性官僚集团的抱团取暖、博取利益,最高权力传承中的派系斗争……这些都将是可预见的未来历史。

问题的根源,就在这里。

我们不能奢望出现圣主贤君,千百年来,这种人太少;

我们所渴求的,是一个不以人治为本的社会。唯有从根本上的变化,才能改写我们未来的历史。

微信公众号:吴启雷国学工作室

微博:上海历史老师吴启雷

吴启雷国学工作室

关注青少年国学教育1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