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母婴

逃跑计划:头可破血可流,英伦范儿不能丢

时间:2019-07-18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行舟:中国90后学院派欧美音乐乐评人 专注90后音乐听众行为的研究者


夜空中最亮的星

逃跑计划 - 世界


提起逃跑计划,许多人第一时间会想起《夜空中最亮的星》。

像很多北漂乐队一样,逃跑计划乐队2004年成立后几经重组,直到2007年才真正得以正式确立。随着毛川乐队主唱及主创身份的确认,乐队的音乐风格也经过努力,博采众长,融会贯通,凝聚起了新锐的音乐形式。

当时乐队成员无一例外的留着蘑菇头,穿着英伦风的衬衫,几个年轻人活跃在北京摇滚圈刮起了一股“英伦范儿”。

乐队成立后,推出了不少作品,但3年时间里一直没有大的名气,直到《夜空中最亮的星》这首歌曲的发行才开始受到关注,一时之间名声大噪。


逃跑计划:头可破血可流,英伦范儿不能丢


它像是一股清新的力量冲开人生的混沌与迷惘,这颗挣脱黑夜枷锁奔向自由的星,带着迷惘的人们飞向了伸手可及的未来。

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猝不及防地火了,引得陈奕迅、莫文蔚、韩红、张杰等明星争相翻唱。这首歌也被评为2012年最佳年度摇滚歌曲。

逃跑计划也从一支混迹在MAO Livehouse做拼盘演出的乐队,突然被推到风口浪尖,站在无数镁光灯前,成为当时最炙手可热的乐队。

艰难的过程才是成功时讲话的资本,能做成一件事要付出多大的努力与辛劳。

逃跑计划的演艺经历是曲折艰难的,主唱毛川曾经代表乐队参加欢度世界杯节目的演唱活动,虽然默默无闻,却掩盖不住毛川每两天就出一首新歌的才气。凭借这样的努力,为整个乐队在大众媒体面前打开一扇门,在艰难挣扎中寻了一条出路。

2007年,逃跑计划有幸签下了奥运单曲,于是怀着满腔热忱创作了《08年我们结婚了》可是到最后天不遂人愿却遗憾的因为其他原因,最终合约失效。

宠辱不惊,初心依旧。从之前乐队的地下状态一直持续着,未曾改变,再给北京奥运谱写曲目开始,到签约经纪公司计划失败,再和音乐界名家李宗盛的合作,几番沉浮而初心不改。

苍天不负有心人,付出的努力终于迎来了收获。直至2017年开始了北美巡演,2018年在北京工体开了演唱会。

毛川当时说为什么要选择工体,是因为他们都是工人的孩子。感谢父母的养育恩,也知道走到今天不容易,因此也倍加荣幸和感激。低迷时不自暴自弃,辉煌时不忘初心。


行舟乐评:曾听录音师说起,逃跑计划录歌非常快,因为他们已经在长期的演出中将自己的音乐充分打磨定型,该怎么弹怎么唱要什么样的情绪,都熟稔于心。坊间也常笑谈逃跑计划在北京的Livehouse演了近十年,人们转来转去总看见他们,终于火了。无论他们的发型如何,那种在音乐上甘于蛰伏、执着不懈的状态才是最摇滚、最英伦范儿的。


逃跑计划音乐成长旅程

逃跑计划乐队,又称Escape Plan乐队,中国流行摇滚乐队,乐队由主唱毛川,吉他手马晓东,贝斯刚昂,鼓手李洪涛组成。

乐队前身是孔雀乐队,成立于2004年底,直到2007年夏天贝司手小刚的加入,乐队得以正式确立。

乐队音乐风格以Indie pop(独立流行)为主,其间也融入了New wave(新浪潮);Post punk(后朋) 等新音乐形式的元素 。

2006年4月,逃跑计划乐队参加通力杯全国乐队大赛,获得第三名。同年11月,与“麦丁国际”签约奥运单曲,创作了《08年我们结婚》,因相关事宜不完善,合约失效。


08年我们结婚

逃跑计划 - 带我离开


2007年10月,乐队作品《08年我们结婚》入闱北京电视台“唱响奥运”栏目的奥运征歌的前十名。

2008年1月,Perdel逃跑计划入选MAO Livehouse举办最佳新生力量提名,并获得名次。乐队与台湾音乐制作人李宗盛合作参加“百年CONVERSE”广告的录制,乐队作品以及现场得到李宗盛好评。

2009年《A City Without Sorrow没有悲伤的城市》逃跑计划乐队首次全国巡演。荣获2009年首届中国摇滚迷笛迷笛奖“最佳年度摇滚新人奖”。5月28日,荣获“盖世群音”乐队大赛北京赛区冠军。

2011年的15届“首尔国际动漫节”上,为参赛动画《星游记》主题曲进行演唱。

2012年9月22日,虎牌啤酒乐队龙虎榜全国总决赛。7月,推出专辑《世界》。12月16日第四届中国摇滚迷笛奖,乐队一举摘得四项大奖:最佳年度摇滚乐队、最佳年度摇滚专辑《世界》、最佳年度摇滚歌曲《夜空中最亮的星》、最佳年度摇滚男歌手毛川。

2013年2月1日,发表《爱在北京的岁月》。7月10日,获邀为台湾2013新北市贡寮海洋国际音乐节大陆乐团代表。

2014年11月19日,受邀参加魅族(MEIZU)手机新品发布会,作为开场演唱嘉宾乐队。

2015年5月,逃跑计划作为特别演员参与了《摇滚英雄》;5月16日,在台湾举办大型演唱会。

2017年6月17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办演唱会。


逃跑计划:头可破血可流,英伦范儿不能丢


行舟乐评:逃跑计划是在北京摇滚圈十分活跃的英范儿乐队,具有英伦流行和独立民谣摇滚相融合的讨喜风格。他们的作品有着明朗的质地,大多与爱情相关,天生带着较好的大众接受点;哪怕有一万次悲伤,听上去也还是婉转光亮。旋律洋里洋气却又朗朗上口,既适合小商品店、理发厅和街头卖唱,又不会让逼格略高的文艺青年觉得土气。歌词中也能听出一份清透多情的赤子之心。



经受LiveHouse洗礼

从一支默默无闻的北漂乐队,到如今可以站到大型的舞台开唱,而且作品进入千家万户被传唱,“逃跑计划”这个名字一时间成为时代音乐人的成功榜样。

一支摇滚乐队无论玩的是什么风格,未来混成什么模样,有一点不会变化,那就是必须通过现场一步步积累经验,以及最初的粉丝群体积累,最终走向更大的舞台。

对所有的乐队来讲,如果想要更进一步,LiveHouse就是必须经受的洗礼。由“孔雀”乐队到几经改组确定阵容,“逃跑计划”出道就开始进驻MAO LiveHouse。

通过这个北京知名的LiveHouse,慢慢被最早的一批乐迷所知。

2007年7月,“逃跑计划”在MAO LiveHouse参加了“我们还有时间拯救”的公益义演活动。

2008年入围了MAO LiveHouse的最佳新生力量提名。这一年的年底,“逃跑计划”终于迎来自己的首场专场演出机会,也预示着他们作为一支摇滚乐队真正的成熟。

2009年,“逃跑计划”的首次全国巡演,同样是在各地的LiveHouse中完成。

2012年,携新专辑《Earth》进行全国巡演的“逃跑计划”,同样是以全国各地的LiveHouse作为主要的落地平台。而这一年的年底,“逃跑计划”还分别在上海和北京两地,进行了总共四场的专场演出。

北漂的一个漂字,诉说了无数北漂者的心酸,而一个漂字,更是很好地描绘出一种不稳定的生活状态。但对于摇滚音乐人和乐队来讲,即使住所是漂的,但想要扎根北京、扎根音乐,LiveHouse却是他们永远的家。


逃跑计划:头可破血可流,英伦范儿不能丢


行舟乐评:逃跑计划如今已经成为国内中生代的乐队代表,尽管成功不是来自一对一的复刻,但他们稳扎稳打的音乐演出计划,确实值得肯定。他们决不朝着音乐和观众的对面逃跑!


逃跑计划:头可破血可流,英伦范儿不能丢


在痛苦中挣扎

时间回到2012年底,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猝不及防地火了。

逃跑计划也从一支混迹在MAO Livehouse做拼盘演出的乐队,突然被推到风口浪尖,站在无数镁光灯前,成为当时最炙手可热的乐队。

但是另一方面,纷至沓来的演出邀约,成千上万的疯狂歌迷,让他们一时难以习惯。

主唱毛川曾说,《夜空中最亮的星》给我们带来最大的不适应,就是会在一定程度上迷失方向,确实心里会有点不舒服。


再飞行

逃跑计划 - 空


面对突如其来的名利,这四个大男孩没有选择在爆红时四处捞钱,而是逐渐淡出大众的视野,潜心打磨音乐。

他们不愿意混圈子,也学不会酒桌上的曲意逢迎,创作还停留在“小作坊”的模式,一切亲力亲为,这要求他们必须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

而在他们发专空档期,问逃跑计划最近在做什么,估计没几个人能答得上来,没发新专辑,也不上综艺节目,偶尔在某个音乐节露面,就各忙各的,曝光率实在不多。

写不出歌的时候,毛川也想过甩手不干,逃回老家开个小饭馆,但看看大街上的人忙碌地生活,又觉得自己其实挺幸运。

有了一定的成就后,乐队的人目标也多了,眼光也高了。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很多时候看不上眼,因此他们也在这样的痛苦中挣扎。

但是逃跑计划始终想干一件事,想做一些10 年20 年甚至一辈子,以后觉得留得住的东西,就如他们不断打磨的专辑、不管销售了多少张,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认同。

回忆出道时的“逃跑计划”,他们认为这是一个不完美的世界,我们无法选择,所以逃跑的真正意义仅存在于计划。

展望未来的“逃跑计划”,他们理解则更简单,逃跑是有点儿愣头的青春,逃是无处可逃的,只能脚踏实地的做好自己的音乐。


逃跑计划:头可破血可流,英伦范儿不能丢


行舟乐评:十年前出道的逃跑计划,经过时间的磨砺都变成了成年人、社会人。他们动人的歌曲和对于音乐的纯真态度也俘获了一大票死忠。但愿时间和声名不会夺去他们“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夜空中最亮的星》)。


逃跑计划:头可破血可流,英伦范儿不能丢


坦然吃老本

在很多人眼里,逃跑计划曾经是压箱底的、私藏的“好货”,直到那首代表梦想和勇气的《夜空中最亮的星》被传唱,再到有一次,他们出现在《天天向上》,唱了两首开场曲。

“逃跑计划居然上电视了?”网上的评论炸了锅,有人说,逃跑计划变俗了,开始抛头露面了,还有人说他们是假摇滚。

但面对这些,逃跑计划不以为然,对于吐槽自己的人他们有清醒的认识:一种是真不喜欢自己的,但自己的作品就到这个份上,实在没办法;另一种是图嘴上之快的人,作品与他们而言什么都不是,他们只是想通过评论某个人某个乐队凸显自己的不同,自不必理会。

2017年虾米音乐公布了热度最高的十大摇滚专辑排行榜,逃跑计划的专辑《世界》是唯一热度过亿的,而同时入围的还有崔健、唐朝、黑豹。

几年过去了,当同出道的人都在忙着出专辑、做通告时,逃跑计划还是只出了一张专辑,里面的歌被翻唱无数。为此,很多人疑惑:逃跑计划为什么还不出新专辑?他们是不是在吃老本?

对此他们直言他们根本不在意也不介意,“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10 年20 年,甚至死了之后,大家就不会在意你是不是吃老本,而在意的是你的作品本身好不好。我就是这么个人,那我就这产量,不偷也不抢,对吧?这没什么……”

就这样,逃跑计划用他们的这张《世界》,从音乐节中走出来,一路走到了工体的舞台。2017年3月23日的世界杯预选赛,国足1∶0击败韩国,这个历史性的时刻,长沙贺龙体育场上3万多名球迷挥舞着国旗合唱《夜空中最亮的星》,久久不肯离去。


逃跑计划:头可破血可流,英伦范儿不能丢


行舟乐评:他们真的很懒,又真的很真诚,他们不在乎自己做了多少张唱片,参加了多少次活动,而是要做一些10 年20 年甚至一辈子,以后觉得留得住的东西,不管销售了多少张,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认同。所以有时候作品多少不重要,当人们需要感动与勇气时,逃跑计划能够出现,这就够了。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部分信息来自网络公开信息,如涉版权请联系行舟乐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