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九嶷家风·宁远故事】

时间:2019-10-13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一枝杉条里的父爱

2017年07月10日

辛九郎后裔十六代孙

 廖中密 ~作者

九嶷山风景

我出生在六十年代,生长在棉花坪瑶族乡的一个贫穷的小山村里。我是在药罐子里长大的,从一生下来到七岁那段时间总是病恹恹的,依靠中草药维持生命

那时正赶上“人多力量大”的年代,大家都铆着劲地生孩子。我父母接连生下了我们兄弟姊妹七个。子女多了累爹娘,我们家人多劳少特困难。雪上加霜的是,父亲这根顶梁柱是淮海战役下来的残废军人,身体差,太重的活干不了,在那个靠工分吃饭的年代,家里做的工分少,我们家成了这个贫穷的小山村里最穷的一家。

现在,父亲虽然离世30多年了,但一回想起父亲对我们的谆谆教诲,我就油然而生敬意。

记得那是我七八岁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后我同村子里的几个小伙伴到野外寻猪菜,由于贪玩,几个小伙伴只顾得玩游戏,却忘记了我们出来的使命,快天黑时才发现菜篮里还是空空的,大家都急了,因为家里的猪还等着我们寻的猪菜做明天的伙食哩。绰号叫保崽的小伙伴见大家心急火燎的样子,说:“别急,地里有好多的萝卜,我们三两下就把菜篮拔满了。”

“那怎么行?那是生产队的萝卜,偷生产队的萝卜是要罚款的。”我害怕地说。

“怕什么?下面装萝卜,上面盖一点野菜遮住就行了,我搞过几次了,没关系的。”保崽说。

“那也不行,回去会让大人骂的!”我还是害怕。

“大人才不骂哩,我爸还说我乖哩。”保崽洋洋得意地说,他边说边拔起了萝卜。例外几个小朋友也跟着拔起来,我还是害怕,但又不能空着手回去。思来想去,别人拔萝卜都行,我扯一点萝卜叶总可以吧,于是我拣那些带黄色了的萝卜叶扯了一菜篮。


洗猪菜的时候,父亲发现了菜篮子里的萝卜叶,立即把我叫过去,厉声问:“萝卜叶是从哪里来的?”

我吞吞吐吐地说:“是……生产队里的。”

“行啊,生产队的东西你也敢偷,真是胆大包天了!”父亲说着要去取插在大门框上那枝杉树条,那是父亲专门用来惩罚我们的戒尺,枝条上尽是刺,抽在屁股上疯痒疯疼的。

我害怕父亲那支杉树条抽在屁股上的滋味,急忙辩解:“是保崽带的头,他们都拔的萝卜,我只扯了一点萝卜叶。”

“还嘴硬,别人的孩子我管不了,但我的孩子我必须管!”父亲说着在我的屁股上“啪啪啪”地抽了三下,痛得我眼泪直流。

“今天你给我听好了,我们家的孩子就是饿死了也不能去偷去抢,不能做贼,下次敢不敢了?”父亲厉声问。

“不敢了。”我答。

从此,“饿死不做贼”成了我家的家规。

父亲不但对我们的做人要求严格,而且对我们的学习要求也严格。

记得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我吃了晚饭去外面跟伙伴们玩“打野战”的游戏,因为玩得来了兴致就忘记了功课,这是父亲绝不允许我们犯的错误。父亲拿了那枝杉树条去找我,由于夜色朦胧,他把隔壁的小伙伴懒崽当成了我,不由分说走过去就“啪啪啪”地在他屁股上抽了几下,痛得懒崽“哇”地哭起来。父亲感觉不对,因为平常我们兄弟被打是从不哭出声来的,今天怎么就“哇哇”大哭了呢?他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打错了人,他赶忙去邻居家向家长道歉。懒崽的母亲听后,说:“叔,您打得好,打得对!懒崽他爸工作在外不常回家,今后还得麻烦您多管管啊。对了,还有一块腊肉,我去炒了给您弄两杯酒喝,算是感谢您。” 


后来,父亲打错人的事还成了村子里的佳话。村里好些人都要请父亲也管管他们的孩子。懒崽现在是长沙市雨花区交通局的副局长,一谈起这件事他就说:“没有叔公那次打也许还没有我的今天呢。”

尽管我从小学到初中的学习成绩总是第一,但家庭的经济条件的不允许,初中毕业后我失学了,因为我家还有三个比我小的弟弟妹妹要读书。失了学,我却不甘心就这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在这贫穷的小山村里过一辈子,于是坚持白天干农活晚上看书。知道我没钱买书,有一天,父亲避开母亲交给我八角钱,说:“拿去卖几本自己喜欢的书吧,我没读过书,吃了没文化的亏,我知道你是一块读书的料子,但家里穷,没法送你上学,我心里感到很愧疚啊!”

谢谢您!爸。”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我很感动,当时一个劳动力一天才挣一角多钱,八角钱那是家里几天的生活费啊!为了报答父亲的这份爱,我的学习热情更加高涨了。我特别喜欢文学,后来我异想天开地搞起创作来。在县文化馆龙亚平老师的推荐下,我去县文化馆参加了半个月的文学培训班。在那次培训中,我的一篇小说获得了县二等奖,还获得了十五元奖金,

不幸的是,当我手捧着鲜红的获奖证书和十五元奖金回家报喜时,听到的却是母亲那呼天嚎地的痛哭声,就在那天,父亲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19岁那年,我被教育局破格录取为小学教师。我想,如果父亲能看到这一天,他一定很欣慰的。

过去的小伙伴现在都成了人父人母了,每当我们相聚在一起时总免不了要谈起我父亲那枝杉树条,被父亲用杉树条抽过的现在都离开了我们那个小山村,不是进了省城就是进了县城,大家都觉得被父亲的杉树条抽过是一种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