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我终于可以和喜欢的女生一起(短暂)生活了。

时间:2019-10-22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晚上下班的时候,可以感受到广州气温的多变。


下午还是暖烘烘的甚至可以晒太阳,

到了这时候,拿出手机走在路上,没走几步就想把手缩回去。


天气是冷,但广州也真的热闹。

快12点的广州,叫个滴滴都得排队半小时。


索性选择走回去,步行大概花15分钟。

走到楼下要过马路时,看到对面蛋糕店的灯还亮着。


想着,楼上那个女孩子应该会喜欢。


于是,在这个突然降温的凌晨,我走进一家蛋糕店,给我喜欢的女生,认真挑了一个椰子慕斯和一个提拉米苏。


以一种自觉很浪漫,和明确感知到的开心姿态,开心上楼。



对了,这里回的不是家。


女朋友最近有事,要在广州待几天。

为了方便,我们直接订了家对面的公寓。


所以我提着俩小蛋糕,按下了公寓的电梯。


出电梯时,我给待在房间里的女孩子发了条微信。


“我在28楼啦,可以来开门啦~”


发完微信时,我正在走廊里。

我要去的房间,距离我还有十米的距离。


微信没有收到回复。

但却能听到一阵“咚咚咚”地跑步声在空气里回荡。


跑步声结束时,那个房门刚好被打开。


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虽然没戴眼镜,但能察觉到,那是一张笑脸。


这么说吧,除了小时候在家里,长大后我很少能感受到,有个人在等你回家的感觉。


还是那种,蹦下来一路小跑来开门的等候。



进房间后,我把手背在身后。

女孩子就笑嘻嘻地看着我移动。


“木木,吃蛋糕糕吗~”


我从不擅长准备惊喜,所以与其被尴尬直接拆穿,倒不如直接坦白。


她倒是喜悦,开心地牵着我往里走。


她今天下午的时候,专程去了一趟书店。

于是边往里走的时候,我边问她:


”所以今天,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和我分享吗?“


她倒不直接说,拉着我,让我先坐在沙发上。


再看着她搬来了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

坐在我面前,一边拆,一边让我猜猜这是什么。


我从相框猜到拼图,从积木猜到想不出,选择投降问她谜底是什么。


她给我的回复却是:

”呀,我拆不开,你来帮我拆吧。“



拆开后,那是一幅画。

入目是我很喜欢的、很舒服的蓝色。


一开始我以为,是她今天逛街时顺便买的。


她便开始反驳我,说这是她花了三小时,认真画的。


我在一旁惊呼,她又开始牵着我跑。

跑到窗边,她拿出相机翻照片给我看。


“你看,这是我的画笔,这是我调的色,这是我画的!”

“三个小时呢!”


这时候觉得,小蛋糕的浪漫,可比这幅画逊色多了。



不过吧,剩下的时间不那么浪漫。


坐在桌子边要吃蛋糕时,她用手肘捅了我一下,指示我去拿纸巾。


回来后吃一半,又边咀嚼,边说我,回来到这么久鞋子都不脱。


快吃完时,又猛地趴我背上,念叨:

“要拍照快哦~我想去卸妆啦~”


吃个小蛋糕,我离开了座位三次。

实在是对椰子慕斯和提拉米苏的不尊重。


更好笑的是,她拿要卸妆做借口,要我去拿拍立得。

结果吧,一个小时后,她现在还赖在我身边玩手机。


让去洗澡不去,让卸妆不卸。

等到我第五次靠近她,她学会了抢答:


“还不想洗,还不想卸妆。”



最后,她还是去洗澡了。

趁着她洗澡的时候,我和泽鹏氯化锌开心地打了一把游戏。


打之前,她说:

“没事呀,男孩子打打游戏很正常嘛。”


打完洗澡出来后,她说:

“我有个提议,你今晚睡沙发吧。”


最后的最后,今晚和她说,我一定可以写一篇文章更新。


所以她现在在我身后说,


“我睡了。”

“你写不完不能睡觉啊。”

“晚安。”


好吧。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