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人物风采】红色永丰知多少?八旬冯都,全告诉你!

时间:2019-11-07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永丰网,本地人关注的微信公众平台

☀  活动策划|广告|公众号托管  ☀  

请联系小编微信/手机:13319339461

来源:艾圣才供稿



为永丰党史贡献毕生精力

--访党史专家八旬老人冯都先生

艾圣才


江西永丰是苏区党史大县,拥有反“围剿”胜利摇篮、脍炙人口的“活捉张辉瓒”、苏区中央局在龙冈驻跸等几项知名党史“富矿”。笔者怀着学习和探秘的情感,对永丰党史事业的奠基者之一、81岁的冯都先生进行了一次深层采访,得知他四十年如一日,在充满荆棘的道路上,孜孜不倦地为永丰党史的发掘和宣传,倾注了全身心的热血,赢得了百万字《冯都文选》(共三卷)面世的可喜成绩。




多年奔波  收集资料


笔者:冯老,您好!据了解您在党史研究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您可不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

冯老:好的。我在永丰县从事党史研究与宣传已有40余年历史,是“中国现代史学会”会员,先后在全国各地发表各种文稿700余篇,达300余万字,还有专著和合著3本,内容包括党史、文史、军史、金融史和党建、思想政治工作等,其中获奖与转载作品有不少,最高奖项是:有一篇文章在华东地区六省一市评比中荣获一等奖。这对提高永丰党史的知名度,有着积极的意义。



笔者:您潜心研究党史几十年,最初是怎样促成您走进党史大门?党史研究需要大量资料,您是怎样去征集的呢?

冯老:那是1969年7月,龙冈要兴建第一次反“围剿”纪念馆,我是政治课教师,又会写美术字,领导就把我调去搞资料工作。我从县档案馆借出一批老资料,如饥似渴地沉浸在史海之中,感到十分新鲜。

但是,客观地说,要搞专题纪念馆和撰写专题文章,这些资料还是远远不够。我就向领导建议“外出参观、外出敬访、外出索取资料”。这样,我便到井冈山、瑞金参观革命纪念馆,学习他们办展览的经验。又去北京、上海、天津等地,拜访当年参加龙冈战斗的红军老干部和8位健在的永丰籍将军及省部级领导,拟出采访提纲,抢救活资料。同时还到全国政协、军博、中央党校索取党史记载和历史图片,共收集到1000多万字的文字资料和200多幅珍贵照片,从而增添了大量史料。



笔者:您在外地征集资料的过程中,接触到许多老红军和领导干部,有哪些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冯老:我现在还记得两次敬访肖克将军,他把我整理的访问记录印发给中央军政大学全体学员参考(他时任校长);两次敬访军事理论家郭化若将军,并帮他整理回忆录;两次敬访何长工部长,聆听他讲述红军活捉张辉瓒的故事。永丰籍的将军们,都把我们当作家乡亲人,安排吃、住、参观、合影留念,甚至同床共枕,侃谈至午夜。还有就是我注重收集反面资料。在“文革”中我冒着政治风险,在当地“专政小组”的监视下,先后在长沙、天津、上海会见张辉瓒的儿子、继子、女儿,了解他们的家族及其父亲的特点,动员他们提供父母生前的照片。接着我登上岳麓山察看张辉瓒的“坟墓”,研究碑文的全部内容。最后我还设法打通关系,进入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和湖南档案馆,获取大量国民党报刊登出的重要资料。


图为老县委内的毛泽东的词(冯老书写)



考证史实  兴办展览


笔者:那么您在考证反“围剿”史实时,是怎样发现问题的,起了哪些作用?

冯老:我把收集到的史料加以梳理,编出《伟大领袖毛主席在永丰革命活动资料汇编》,打印分送县几套班子的主要领导和各局、各公社;又编出文史资料第2辑:《中央苏区第一次“围剿”与反“围剿”始末》,共8万字;还写了《龙冈战斗》专题,约1万字。并在吉安全区评比中获奖,首次为永丰党史研究争得了荣誉。


我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发现一些不够准确的地方,写了较有分量的考证文章,即《第一次反“围剿”,十个问题考辨》,寄往江西社科院《争鸣》杂志,文章问世后,很快产生了一系列社会反响。不久我又“顺藤摸瓜”,发现该文在论述第二次、第三次反“围剿”时,也存在类似不确切之处,于是我又写了一篇《关于对国民党三次“围剿”中央苏区若干史实的考证》,寄往中央党校《党史研究》学术杂志发表。赢得省党史学会领导交口称赞。特别使我终身难忘的是,我上北京毛家湾,拜访了“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的领导,这位领导亲切地接待了我,我将上述发表的考证文章呈给他看,赞扬我这一举动难能可贵,答应将来再版时参考。

笔者:上世纪七十年代还没有电脑,您是怎样沿用传统手工搞展览的?

冯老:纪念馆是党史宣传的重要阵地。我到龙冈后,首先根据场地和展线进行总体构思,画出缩小10倍的版面小样,设计大中小三种镜框、通栏标题、创作画、歌谣牌、文物柜、作战图、沙盘模型等,并展出各种文物、照片、旗帜、枪支,尤其是编写讲解词,需要再三斟酌,反复推敲。由于我酷爱书法,能写出多种美术字,在陈列制作中,我就专门参加写字,力求标准。后来大批前来龙冈的参观者看到展览后,对纪念馆展出的质量评价很好,纷纷拍照留念。


1983年1112日,全国政协文史委员会考察组到龙冈纪念馆参观。

图为冯都先生在沙盘模型边讲解龙冈战斗作战情况。



发表作品  填补空白


笔者:您在办纪念馆搞展览之余,是从什么时候起写党史文章发表的?

冯老:1975年我在北京《地理知识》杂志上发表《龙冈》一文,后来发表文章越来越多。1990年到2005年,这15年中平均每年发表40篇左右,其中2003年喜获丰收,共发表73篇。另外有人问我:“你写这么多文章,资料从哪里来的呢?”我可以告诉大家,主要是从发表700多篇文章的样刊里猎取的,样刊里的文章都有丰富的史料价值,我就把它剪下收藏,既不花钱,又能获得史料和照片。


笔者:您的研究成果得到了专家和同仁的肯定,后来您有哪些新的发现?

冯老:党史研究要有自己的新鲜见解,应着重注意党史空白的科学填补,到目前为止,我已获得30项新发现,还有大海捞针100条史料集锦,在《冯都文选》第三卷的第569页至582页。

这一系列党史新发现都是我通过微观研究得来的,我把这些新发现撰写成稿件,大部分在国家级和省级党史刊物上发表了,得到了认同。



笔耕不辍  硕果累累


笔者:您是从哪些方面入手进行党史研究的,取得了哪些成果呢?

冯老:我钻研党史是从三个方面入手,首先了解全党历史,也要了解国民党的民国史,掌握国共双方的人和事。其次了解永丰县的地方革命史,尤其是人民战争,进行详细研究。再次把握如何进行宣传,包括陈列展览、旧居旧址附属陈列,编写60处红色景点介绍,乃至向学生们讲革命传统故事。

通过几十年的发愤自学,刻苦实践,勤奋耕耘,我在全国24个省、市、自治区的党史、文史期刊上,不断地发表了几百篇文稿,国家级165篇、省级420篇、地级93篇、县级48篇。同时还发表一些书法作品,北京中国名人书画院发给我“书法家”证书。



2011年初夏,江西省委组织部与江西电视台联合拍摄红色故事汇《活捉张辉瓒》,我被邀请到拍摄现场龙冈、君埠等地为该电视片作讲解。几天之后,我收到摄制组寄来的光盘和一套资料。该电视片作为革命传统教育片,于7月19日首次向全国公映。据了解该光盘发送到江西全省各市、县、乡(镇)、村,要求组织广大党员和群众观看,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笔者:近两三年您在党史领域又作了哪些构想?撰写了哪些创新力作?

冯老:我深深体会到研究党史不能故步自封,要力求做到创新。我本着这一理念,一是认为龙冈大捷确实是中央苏区的百战之冠;二是基本打破敌人的一、二、三次“围剿”都发生永丰境内;三是苏区中央局在龙冈张家车村驻扎了88天,向建党10周年贡献了三件大礼;四是毛泽东在藤田、县城、龙冈、君埠吟词4首。这些都有充分详实、确凿可靠的历史佐料为证,是闪现在永丰大地红色灿烂的明珠。为此,我与党史学会会员联手完成了6篇具有独特见解的、重要党史前沿最新作品。还受邀主笔编撰了近30万字的《永丰历史》第一卷。

图为龙冈富家车毛泽东旧居陈列室内的图片(冯老创作)


综观我的人生道路,30岁前属成长期,30岁后属贡献期,今后在我耄耋之年,还想为永丰党史的研究更上一层楼,不遗余力地献出全部力量。


作者简介


艾圣才  系永丰县高级教师,永丰县党史学会会员



征稿启示

“永丰网”微信公众平台,特邀您投稿,把更多的永丰美图、美文传递给更多的永丰人;投稿请发送到邮箱:yfnews@163.com,或添加小编微信:415835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