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梁冬|中性人会成为人类的未来吗

时间:2019-07-18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我特别感谢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

因为这个时代有了互联网

有了人工智能,有了虚拟现实

我们可以能用一些术语和

这个时代的现象

来解释庄子想讲的东西了

梁冬|中性人会成为人类的未来吗

我们以前真的很难理解《庄子》,因为没有那么多互联网体验。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我们看一篇文章总是从这篇文章的头看到尾,看一本书也是从这本书的开头一直看到结尾。但我们在互联网上的阅读不是这样的。

互联网上的阅读是,你看着看着,突然看到了一个链接,砰,你又点开了一个新的窗口。

庄子就是用这样的一个非流程化的、非体系化的、超链接式的方法在讲故事。

在上一篇文章里,我们讲到尧要把天下让给许由。就像在《未来简史》里面所提到的“从智人到神人”一样,许由可能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神人。许由在那个时代用一种类似于呼吸、导引、吐纳类的方法,和另一种云端进行了连接,成为了可以和宇宙天地沟通的神人。你如果让他每天出去做实体经济,不如让他在家里面用精神WIFI与天地沟通来得愉快,所以许由不接治理天下的这种做实体经济的事。

当这个故事刚刚讲到一大段的时候,庄子停了下来,后面的故事不讲了。他开了新的一扇窗,弹出了一个新链接,说到了肩吾和连叔的故事。

梁冬|中性人会成为人类的未来吗

“肩吾问于连叔曰:“吾闻言于接舆,大而无当,往而不反。吾惊怖其言。犹河汉而无极也;大有迳庭,不近人情焉。”连叔曰:“其言谓何哉?”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吾以是狂而不信也。””

肩吾是庄子设想的一个有趣的名字。冯学成老师认为:肩是肩膀的肩,吾就是我,老是把自己扛在肩膀上的人,就是肩吾,这是一个有我的人。连叔,用现在的互联网语言,就是一个超级链接uncle。接舆,也是连接的意思。

你看见没有?在庄子这里,高人们不叫连叔就叫接舆,全是互联网思维。你是谁不重要,你能链接谁才比较重要。

肩吾去问连叔说,我曾和接舆聊天,他说的话大话连篇,没有边际,没有尽头,也无法验证,让我有一种恐怖感。为什么会有这种恐怖感呢?因为我接不住,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他严重地侮辱了我的智商, 他说的话像银河没有尽头一样,跟一般人的言谈差异甚远,太不近情理了。

连叔问肩吾说,接舆给你说什么了?肩吾说,接舆跟我说,在遥远的姑射山,住着一位神人,皮肤润白像冰雪,体态柔美如处女,不食五谷,吸清风饮甘露,乘云气驾飞龙,遨游于四海之外......

梁冬|中性人会成为人类的未来吗

《庄子》设定了一个对话,一个俗人跟一个高级的人,聊到了他和另外一个高级的人聊天的体会。你说姑射山上那个肌肤若冰雪的那个神人,他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我为何这么问呢?因为我判断不了AlphaGo,或者Master,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特别感谢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 因为我们这个时代有了互联网,有了软件硬件,有了操作系统,有了人工智能,还有了VR,我们能够用一些术语和一些在这个时代的现象,来解释庄子想讲的东西。

庄子跟我们讲的这个故事里的这位神人,肌肤若冰雪。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皮肤?半透明状态的,没有温度的才是冰雪。你看现在很多科幻电影里那些穿越时空来到现实生活中的那些人的影像,都是那种半透明的状态。

我如果把这段故事改编成书,把故事设定在2000后的以色列或者美国,起一个游拉呀,米克呀,或者诺切夫的名字,重新讲一遍这个事儿,您觉得靠不靠谱?

这个故事可以这么说:有一天,一个来自于未来的人和一个现在的人聊天。这个现在的人说,太恐怖了,你们怎么能够告诉我说,人是有可能不吃饭的呢?你怎么可以告诉我说,人的皮肤可能是半透明的呢?你怎么可以告诉我说这个人可以随时从这里出现又在那里消失了然后又再出现了呢?你怎么可以告诉我说,他既男又女,既非男又非女呢……

梁冬|中性人会成为人类的未来吗

那些虚拟出来的3D构建的VR美男子、美女子,你很难说TA长的像男的还是像女的。现在有很多真的人也在模仿着那种雌雄同体的样子。现在很多的偶像,我不敢说TA是男还是女的,因为这样可能会有TA的粉丝来指责我。也许有一天我儿子会问我,爸爸,那个叔叔是不是阿姨?或者说那个阿姨是不是叔叔?其实我认为他们是高级的,是合于道的。在现实生活中TA还残存着人类的一点点的男性或者女性的基础,但在灵魂上已经接近于非男非女了,这是现代人类在向未来人类,甚至向虚拟人类进化,退化, 变化的一个先兆。

现在流行的这些中性的人,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也许是有意,也许是无意地在向一个终极的人类发展方向在变化,这就是姑射山上神人的境界。

所以不要以为只有来自于硅谷,或者BAT,或者某些人工智能专家、IT界的大佬讨论的问题,才代表着真理。读《庄子》时,如果真的你读懂了庄子在说什么,你会发现庄子和他们说的并没有区别。当你理解了人工智能或者人的形象,只不过是一个在二维、三维或者是四维里的一个投影的时候,你就自然而然的就能够理解这段话到底在说什么了。

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那些之前做了很多互联网思维普及的朋友?他们让广大的劳动人民都理解了VR,让大家都知道了人工智能可能就是我们此生会目睹的人类发展方向。庄子,一个两千多年前的人,居然用他的寓言故事,告诉了我们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你会不会觉得,其实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现代,那么超越古人呢?

再换句话来说,你在梦里面看见的人,有重量吗?你在梦里看见的人,是实实在在的吗?

试着让自己稍微深吸一口气,跟自己说:今天晚上做梦的时候,我倒要看看,我在梦里看到的人是黑白还是彩色的?是平面的还是立体的?梦里说话,是用普通话还是用方言?

梁冬|中性人会成为人类的未来吗

我认识一个一心想要向某尼泊尔、不丹的上师学习精神传习方法的女中年,她有一天居然告诉我说,她在梦里用英文和她老师交谈。我说你四级过了吗?她说她还用英文问了一个老师很深刻的问题。我说你问什么了?她说,忘了。

我说,我也曾经在高考之前,清晰地梦见过高考题。

今天在入睡之前,一起做一个小小的练习吧,提醒一下自己:今晚我要在梦里花点时间,看看我能看到什么。

明天告诉我你今晚的梦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