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分析电影《邪不压正》要素

时间:2019-08-12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姜文导演的电影《邪不压正》改编自张北海小说《侠隐》,将背景设定在民国年间的北平,讲述了在七七事变 前夕,身负师门深仇的李天然回国复仇的故事。李天然的一生有“三个爸爸”和改变他的两个女人,师父、亨得勒、蓝老爷,唐凤仪、关巧红,还有两个发誓手刃的仇人,背 叛师门的朱潜龙与日本侵略者根本一郎,这些人在动荡 年代的北平亦正亦邪,有人为了治家国、平天下,有人为了 找寻自我内心的空缺,在欲望与命运的交织下,共同抒写 了一部北平往事。 

姜文的电影中总是充满着快意江湖的洒脱气质, 《邪不压正》也是如此,且更多了一些可供探讨的不确定 性,体现在人物塑造的张弛中与整体氛围的营造里。男性 与女性,时间与空间,历史与未来,影片在叙事、人物与 主旨内涵上,都有着充分的讨论空间,姜文痴迷于拍摄北平题材,因为在一个动荡的年代 里,更能体现出文人的家国情怀,“民国三部曲”从《让子弹飞》中的革命抗争,到《一步之遥》中的纸醉金迷, 再到《邪不压正》中的觉醒复仇,姜文始终在找寻一个出 路,一个历史与现实的出路,也是民族精神的出路。这次 在《邪不压正》中,姜文安排了李天然这个角色来代替我们去寻找。

影片中的人物关系尽管复杂,但以李天然为中心辐 射开去,不难看出人物之间的内在联系。姜文依然熟练 运用了大量的隐喻手法,在每个人物身上都赋予了一定的历史背景。从师父被杀,被美国医生收为养子,到医生被 杀,认蓝老爷为父,李天然的“寻父”之路可谓艰难曲折。 如果说李天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支队伍”,那么师父、 亨得勒医生、蓝老爷,这几个人物形象的背后则代表着一 个特定的历史群体。

    李天然本是师父的爱徒,他的师父拥有大片土地,还将师姐许己为妻。这位师父尽管武功高强,却因为不同意将土地卖给日本人种鸦片而被背叛师门的朱潜龙 一枪打死。在这场戏中,姜文运用了昆汀的暴力美学手法,在“弑父”情节的处理上浓墨重彩,又简洁有力。这 时李天然经历了第一次人生的重大变故,他所失去的不 仅仅是师父一家,也是他身上所穿的宽袍大褂,更是他 血液里所具有的传统中国农耕社会的生活方式。李天 然带着火光冲出家门,遇到了美国人亨得勒,于是他“浴火重生”了。十五年后留洋归来的李天然改头换面,变成 了一个“美国人”。在协和医院做妇产科大夫的他,代表着新兴的中产阶级,有着新的思想,学习了新的技术,似乎是前路渺茫的北平可以依靠的希望。但李天然的养父亨得勒让他忘了家仇国恨,回到美国去过太平日子。 养父代表的是西方所带来的先进技术与民主法治的思想,但李天然身负血海深仇,他面前的路还很辽阔,他所需要经历的还有更多。 

当亨得勒死后,李天然的“蓝爸爸”出现了。蓝老爷 是北平城中的神秘存在,他的手下是最普通的人民群众、最典型的无产阶级—黄包车夫。蓝老爷所代表的便是 革命者,是抗日力量的主力军。日本人根本一郎在蓝老爷眼前屠杀黄包车夫,并恣意将其扭曲报道,革命者被篡改 为反动者,侵略者向手无寸铁的底层群众开枪了。枪响过后,历史的车轮走向了拐角处,古老的中国究竟该何去何从?—这便是姜文的家国理想,包含的是创作者对家、国、天下的兼济情怀。乱世是英雄的锤炼场,正如20世纪30年代末的北平,那里有太多的故事在发生,有太多的 理想还未完成。在符号化的师父、亨得勒医生与蓝老爷身 上,分别代表着一种希望。这三种力量互相交织、互相影响,终于在历史的交叉路口共同走向了黎明的曙光。

在《邪不压正》中,女人与时代是息息相关的,她们 和国家是异体同构的表达。姜文对女性角色塑造上所体 现出的最大尊重,就是在给予她们充分的性格魅力的同 时,表现其张扬独特的个体特点。唐凤仪之妩媚,关巧红 之血性。一个风情在外,一个风骨在内,都在关键时刻给 予了李天然帮助,为他指明了方向。许晴饰演的唐凤仪是 一个对爱情、对生活有浪漫幻想的女人。一个在战乱年代 去国外读过书的女人,甘心做朱潜龙的女人,只因她骨子 里想要祈求现世安妥。当这份念想在朱潜龙处落空后, 唐凤仪想要重新在李天然身上获得爱情。这样一个大胆、 独立的女性,在日军进城后选择从城楼上跳下,直到最后 一刻依然在主宰着自己的人生。 

周韵所饰演的关巧红更直接的让李天然获得了思想 上的转变。一个想要为父亲报仇的“京城第一裁缝”,做 手术将小脚撑开,重新获得奔跑的能力,苦练枪法等待 复仇的那一刻。关巧红将自己内心深处不敢面对的恐惧 投射在了李天然身上,支持他复仇,救他脱离险境。她一 步步引领着李天然面对自己,战胜自己,并在他复仇成功 后转身离去。这两个女人和李天然是投射与被投射的关 系。她们分别在对方身上投射自己的欲望或恐惧,李天然像是一个情绪载体,在接受到这种投射后,弥补了自我成 长过程中的缺陷。正如北平之于李天然和李天然之于北 平,互生共存。在影片的结尾,关巧红转身消失在屋脊之 上,李天然独立风中,神情茫然。何处是方向?正如关巧 红所说,“我能找到你”,在李天然成长的路上,他不会孤单。

《邪不压正》中的意象构建也极为出色。屋顶 上纹路清晰的青色砖瓦、钟楼下剥落的红色墙皮,共同构 成了整部影片的空间意象。屋顶是一个象征着纯净与自 由的符号,李天然喜欢在屋顶骑单车,纵身跳跃。他在屋 脊飞奔,象征着城市的希望。而沉闷灰暗的钟楼,遮住阳 光的厚重城墙,则带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虽然钟楼深处 别有洞天,可终究是被囚禁,被囚禁就无自由,时代渴求 自由。当李天然被囚禁在钟楼里时,蓝老爷也被朱潜龙 软禁在家中,甚至被封闭在砖墙里,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用空间构建与时间线索相关联,形成了整部影片的封闭 性叙事,浑然一体。 

最为难得的是,姜文的电影中一向带有侠肝义胆、刀光剑影的江湖气,而《邪不压正》中,姜文再次把这种江 湖气包裹在民国时期特殊的时代风貌与人文风情中,极 具时代特色。时值1937年七七事变前夕,古老的北平在平 静的表面下暗流汹涌。各方势力对这座古老的城市虎视 眈眈,各路豪杰挽起袖子准备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真情与背叛,勇气与救赎,你方唱罢我登场。当观众用一 种来自后人的全知视角去观看这部影片时,历史的浩荡 感油然而生。在时间的投影下,再伟大的英雄人物都变 得渺小,在影像的虚实中,时间也宛若一场幻梦。 在《邪不压正》里,没有激荡豪迈的个人英雄主义,一切都是纠结的、轻微的、隐忍的。李天然不是个人英 雄,蓝老爷也不是十足的好人,关巧红没有为了爱情留 下,复仇之路仍在继续。但影片的张力依然是强大的,来 自于姜文浪漫的文人情怀与色彩鲜艳的家国理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