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小说|痴心入骨情

时间:2019-08-14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你点击原文,就分你小鱼干

声明:图片由网友上传,来源网络,如有侵权,敬请告知

简介

三年恩爱,抵不过那人的一句:“她是妖。” 从此,他信了她是妖。剥她的皮,抽她的筋,逼她现出原形。 甚至在她怀孕生子后,将那幼小的婴儿,直接扔去喂了野狗……


“给朕剥了她的皮!”

云轻舞被两个侍卫摁在漫天雪地里,浑身被冻得青紫,珠钗散落,头发凌乱,曾经的贵妃,如今却成了最凄惨的阶下囚。

“不要……”云轻舞用僵冷的手臂,费力挣扎,“皇上,你为什么就是不信臣妾?臣妾没有……”

“妖物闭嘴!你披着人皮,骗了朕三年!想到这几年,夜夜与朕同床共枕的竟然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狐狸精,朕就恶心至极!”君玄烨眸色冰冷,满脸厌恶,好似当着看见了什么恶心的东西。

“臣妾不是……”云轻舞摇头解释,满脸泪水,“是顾流离她……”

“住口!”君玄烨神色冰冷无情,“动手,现在就给朕剥下她的人皮!”

“是!”

两个太监拿着锋利的刀子上前去,扯开云轻舞的外衣,露出那白皙的,毫无瑕疵的优美后背。

肌肤竟然比雪还要莹白,让太监们都眼睛一亮。

君玄烨似乎被那片肌肤晃了神,他想起曾经两人床榻缠绵时的恩爱,想起手指抚摸这片肌肤的温腻触感……想起这个女人那温柔干净的笑靥……

不!

这些都是虚假的,是这个妖物披着人皮营造出来的虚假幻觉!

她是个下贱的狐狸精!

“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压下回忆,君玄烨的表情,变得更加暴戾和残忍。

太监们不敢违抗,立即动手。

刀尖入肉,鲜血淋漓。

云轻舞惨叫起来,手指深深插入冰冷雪地里。

后背被生生剥皮,真的是太疼了……

疼得撕心裂肺。

“君玄烨,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好疼……”云轻舞眼睛通红,落下晶莹泪水,“我与你同床共枕三年,你日日宠幸我,我怎么可能是狐狸精?难懂你忘了……”

“把她的舌头也给朕拔了!”君玄烨暴戾开口,“碰你简直是朕这辈子做过的,最恶心的事情!”

太监掐着她的下巴,果真深手指进去扯她的舌头。

“唔唔!”云轻舞拼命咬紧牙齿,奋力抵抗。

后背鲜血横流,已被挑开一大道口子,一太监捏住那片皮肉,用力撕扯。

肌肤寸寸撕裂,艳丽鲜血流入雪地里,刺目猩红。

“啊啊……”云轻舞疼得凄厉惨叫。

声音穿透皇宫,久久回荡。

君玄烨耳膜一疼,连着脑袋也有些刺痛,好似要想起什么,但转瞬又被暴戾掩盖。

“陛下,她昏过去了!”

“绑起来,给我吊在五毒坑上,用冷水泼醒!”

太监们一阵忙碌,很快将云轻舞悬吊在一个大坑之上,坑底,装满了毒蛇,蝎子,老鼠,还有各种蠕虫。

光是看着,就叫人头皮发麻。

冷水哗啦浇在云轻舞的脸上,将她从昏迷中残忍唤醒。

又冷又疼……生不如死。

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脚下的各种虫蛇,云轻舞最是畏惧这些东西,当即被吓得失声尖叫,不住挣扎哭泣。

“不要,放开我!”

“云轻舞,你还不承认你是妖精吗?”君玄烨满脸冰冷,“你给琉璃下的蛊,到底要怎么解?”

“我没有……”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君玄烨拧眉,一挥手,落下命令,“把她给朕扔进坑里!她一日不松口,就一日不让她出来!”

“不要!”云轻舞尖声喊叫,脸上血色尽头褪。

手腕上的绳子一松,她哗啦掉进了满是毒虫的坑里……

各种肮脏而可怕的毒虫,瞬间吞噬了她纤瘦的身体。

“啊——!”

惨叫声,隐约回荡。

各种恶心的虫子,在身上黏腻的爬过,毒蛇和蝎子撕咬着云轻舞的身体。

她每天都痛不欲生,恨不得能马上死掉,好从这个人间地狱里解脱……

但每次她被这些东西折磨晕过去后,总会又被它们活活的折磨清醒。

每一天每一刻,她都过得生不如死……

谁能救救她……

“把她拉起来。”云轻舞日思夜念的醇厚嗓音,终于响起了。

君玄烨来了!

云轻舞被绳子拉起来,原本光鲜的长裙已经破破烂烂,沾满了血迹,上面虫子和蠕蛇不停掉落和爬过,带着猩红的血肉,狰狞又恶心……

坑边缘的宫人们纷纷露出恶心的表情,满眼嫌恶。

“玄烨,让我出去吧,我求求你……我好难受……”云轻舞苦苦哀求,通红干涩的眼眶里,再度流下眼泪,“玄烨,我求你……”

“住口!”君玄烨厌恶道,“朕的名字,也是你这个妖女能叫的吗?朕问你,你承不承认你妖女的身份?”

云轻舞哭着摇头:“我不是……陛下,我不是狐狸精啊……”

“陛下!”一旁的国师风清子忽然开口,“要是普通人,被关在坑里三天三夜,怎么可能还有活头?可您看看这个妖女,她还如此完好,必是妖物!”

完好?

云轻舞现在浑身上下,一点好肉也没有,岂能算是完好?

但君玄烨信了风清子的话,他盯着云轻舞的眼神,愈发的厌恶。

“云轻舞,琉璃身上的蛊毒,到底要怎么解?你若是还不肯说实话,朕就将你剥皮抽筋!”

云轻舞满心绝望,手臂被吊得剧疼,翻开的伤口还有虫子恶心的爬过,她如今的承认的疼痛,又哪里剥皮抽筋更轻?

“臣妾不知。”云轻舞无力的垂下脑袋,一遍遍的喃喃道,“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说不出解开蛊毒的办法……”

“还嘴硬!”君玄烨明黄的衣袖一挥,“来人,把她放下来,剥了她的皮,抽掉她的手脚筋,朕到要看看,这个妖女,到底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不要……”云轻舞哀呼。

但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她还是被放了下来。

冰冷刺骨的冷水,随后泼在她的身上。

身体上的那些虫子,混合着伤口上鲜血,一起散落,猩红狰狞,落了一地。

旁边的太监退了几步,厌恶咒骂道:“真他妈的恶心!”

云轻舞无力的趴在地上,露出的手臂和脖子,伤口淋漓,十分凄惨……

手臂被抓住,狠狠摁在地上,尖锐的刀子,随即刺入了她的手臂的肌肤上。

这是真的,要剥开她的手臂上的皮肉,然后抽出她的手筋……

好疼……

云轻舞浑身颤抖,不住惨叫。

她满眸泪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皮肉分离,血水涌出……

“君玄烨,你杀了我吧!”她崩溃的哭喊起来,因为太过剧烈的疼痛,让她不住扭曲挣扎,“你杀了我,我求求你,杀了我吧!”

不如死了……

她宁愿就这样死掉……

手上肌肤被撕开了一大块,太监尖锐的手指,探入了伤口里,捏住她的手筋。

“好痛……”云轻舞尖锐嘶喊了一声,终于支撑不住,昏迷过去。

“陛下,她昏了!”

“弄醒!”君玄烨冷冷看着她,没有一点动容。

太监们马上又用冷水狠狠泼在她身上,但这一次,云轻舞仍旧是一动不动,满身狼狈鲜血,脸色灰白,连呼吸欺负都看不见了。

“陛下……”太监们也有些慌了,“这个妖女,好像……要死了!”


君玄烨眸色一震,死死地上那个,毫无动静和生机的女人,咬牙切齿的用力道:“给朕叫太医!把她救回来!琉璃身上的蛊毒还没解,她怎么能死?去给朕叫御医!”

太监立即行动,很快将御医叫了过来。

把脉看病。

握着云轻舞布满伤口的手腕,太医的神色复杂,似有些震惊,好半天没能说话。

“她到底怎么样了?”君玄烨不耐烦的催问,浑身暴戾气压,“你要是诊不出来,朕就砍了你的狗头!”

太医连忙跪地回答:“回禀皇上,云贵妃好像……有孕了。”

“什么?”

一言说出,不仅仅是君玄烨,还有风清子,都是心中剧震。

君玄烨表情有些恍惚,他再度想起了过去,他与这个女人恩爱缠绵的那些时光……那颗被暴戾和残忍包裹着的冷心,似乎有了些许的动摇,有些情绪,快要弥漫出来。

“陛下!”风清子连忙开口,“云轻舞是个妖女,怎么可能真的有孕?一定是她为了逃避酷刑,使出来的障眼术!”

君玄烨心里的那些动摇,瞬间消失,眼底,重新被凶戾包裹。

风清子继续道:“就算是这妖女当真怀孕,肚子里装着的,也一定是不人不鬼的怪东西!应该尽早剜出!”

君玄烨狠狠盯着云轻舞。

她了无声息的趴在地上,好似真的……要死了。

“陛下,您不能心软啊!皇后被蛊毒缠身,每日痛苦不堪,还等着您拿出解蛊的办法,救她脱离痛苦!”

这句话,让君玄烨瞬间心硬。

他最爱的女人,是皇后顾琉璃。

这个女人,只是个欺骗了他三年感情的妖物!

“来人,把她给朕拖入地牢里,把她的命,给朕吊着!朕不会让她死得这么轻松!她一日不说如何解蛊,朕就一日不让她好过!”

“是!”

太监们得到吩咐,又将云轻舞抬去地牢,让御医施针救命。

但她身上伤势太重了,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

枯瘦苍白,奄奄一息。

御医一边施针,一边心中暗叹,这样严重的伤势,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根本救不回来……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孱弱的胎儿。

这女人,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明天。

御医心思百转,想到若是这女人今晚就死了,明日皇帝一定会暴怒砍了他的头!

不成!

为了最大限度的给云轻舞暂时把命吊住,御医心一横,给云轻舞用了最重的吊命药。

那药虽然能让云轻舞活着命,却极其伤身伤胎,要是她能侥幸苟活,以后必定留下严重病根。

或是御医下的重药起了作用,或是云轻舞当真命大,又或者是……她当真妖身不死,那样重的伤,云轻舞也熬过去了。

君玄烨几日没派人来她折磨她,反而日日给她好吃好药。

七八日过去,云轻舞伤势竟然好了大半,人渐红润不说,肚子也慢慢隆起。

她捂着小腹,心中却是不安至极。

这个孩子,不知道能不能保住……

又一日后,监狱大门,被打开了。

君玄烨带着太监侍卫,再度出现。

如今再见他,云轻舞心中再没了激动温情,只有恐惧害怕,护着小腹,狠狠缩了缩身体。

“云轻舞,你是不是还不肯开口说解蛊办法?”他冷冰冰的开口问。

云轻舞绝望道:“我根本没有下过蛊,哪里知道什么解蛊办法?君玄烨,我求求你放过我,就当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求求你!”

她跪在地上,不住磕头。

君玄烨根本没有一点动容:“好,云轻舞,这是你自找的!”

说完,他一扬手:“来人,把这妖女的父亲,母亲,还有妹妹,全都给朕抓过来!这妖女既然不肯开口,那朕就要她,看着自己的家人,活生生的被挫骨扬灰!”


说完,他一扬手:“来人,把这妖女的父亲,母亲,还有妹妹,全都给朕抓过来!这妖女既然不肯开口,那朕就要她,看着自己的家人,活生生的被挫骨扬灰!”

————————————————————————————————————————

“不要……”

云轻舞顿时惊慌,她自己沦落到这样凄惨的下场已经足够了,她不能再连累家人!

但君玄烨已经给了最后的机会,他完全不管云轻舞的哀求,直接命人将云轻舞绑起来,掉在刑房里。

半个时辰后,云轻舞的父亲被抓过来了。

“父亲……”云轻舞忍不住哭喊起来,“皇上,求你放过我父亲!”

“陛下!”风清子拱手开口说,“这妖女的父母妹妹,均是妖物所化,只要剥皮处死,他们立即就会现出原形!”

君玄也沉眸,并未说话。

云轻舞尖叫起来:“我父亲不是妖!君玄烨,是他们在骗你!”

君玄烨现在听见云轻舞的嗓音,就莫名的觉得心中烦躁暴戾,更少毫不犹豫的直接下令。

“来人,动手!既然那个妖女一直不肯承认,那就把证据摆在她面前,看到时候,她还有什么话说!”

云轻舞的父亲,果真被呈大字型的捆在一张石床上,四个太监上前去,亮出匕首就开始动手。

“啊啊!!”云父尖叫起来,彻底没了平时父亲的威严儒雅,只是凄惨而拼命的尖叫,奋力挣扎。

“父亲!”云轻舞哭着喊叫,可她身体被半掉在空中,连挣扎都没有力气。

除了毫无作用的哭泣和绝望……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代替父亲,去承受那些剧烈痛苦。

“君玄烨,你到底要我做什么?我什么都答应你!”云轻舞彻底放弃了挣扎,也不再叫称呼自己臣妾。

因为她现在,根本不是君玄烨眼中的女人,她就是个妖物,活该被折磨到死的下作又可怕的东西。

“你承认你是妖了?”君玄烨黑沉的眼睛,死死盯着云轻舞。

云轻舞带着眼泪,绝望点头:“我认!”

“那你还不给朕显出原形来?”君玄烨表情却越发暴戾,“你已经用这身皮相骗了朕三年,现在还不想继续披着人皮来脏朕的眼睛吗?”

云轻舞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妖,又哪里会现出原形?

带着满脸眼泪,云轻舞只得求说:“你们不是说,剥了我的皮,就能让现出我的原形吗?那就剥我的皮啊,别动我父亲!”

君玄烨冷冷盯着她,哼了一声道:“妖女,你还在跟朕耍花招!”

他回身,对着太监命令:“继续,把她的整张人皮,都给朕撕下来!”

太监们继续动作,父亲从一开始的嘶声惨叫,到后面,便只剩下了微弱呻 吟,皮肤被活生生的撕下来,他浑身都鲜血淋漓的,刺目猩红的血液,将整个石床,还有附近的地面,全都染红了……

“父亲……”云轻舞几乎哭瞎了眼睛,心痛得无法呼吸。

父亲低低惨叫了一声,随后彻底没了动静。

一太监开口道:“陛下!他已经断气了!”

站在君玄烨背后的风清子,这个时动了动手指,一道黑色的暗光,悄无声息的覆盖在云父的身上。



/若你喜欢怪人

/其实我很可爱

点击“阅读原文”打开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