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血型

灵异:失踪少女之谜

时间:2019-09-18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1


我小时候,父母都忙于生计,没空管我,就把我送到了外婆家。


外婆家在新桥头村。这村名也有一段故事,咱们下次再讲。


村上有一户老房子,三开间,看起来像是个大户人家,但是常年没人居住,外婆也不允许我靠近。


我总是忍不住好奇,问外婆,“那家人去哪儿了?为什么我不能进去看看?”


外婆只告诉我说,“那是绝户,不吉利”。其他的就不再多说了。


所谓绝户,就是没有后代的人家。


后来,农村渐渐富裕起来了,村民们造起了新房子。再后来,村里统一规划,建了健身广场和小公园。


但是那户老房子,却仍然破败不堪地杵在那,没有被拆掉。


我已经长大了,又忍不住问外婆,“既然是无主的房子,为什么不拆掉呢?”


外婆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倒是其他老太太,你一言我一语地闲聊起来。


我一开始还听得津津有味,但是听完她们的讲述,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世间,竟有这样禽兽不如的人!


2


那户老房子的最后一任主人,名叫米建华。


米建华的父亲是大地主,吃喝不愁,但是子嗣不兴旺,讨了三房老婆,却没一个给他生下一儿半女。


米老爹将近五十岁时,又娶了个戏子,才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米建华。晚年得子,倍加宠爱。


但是米建华从小体弱多病,就像红楼梦里的林妹妹一样,从会吃饮食开始便吃药,常年不断,是个名副其实的药罐子。


长到十二三岁时,来了个道士,看了他几眼,就说这孩子命不长。


米老爹一听,着急得不行,千求万求,求道士想想办法,救救孩子。


道士最后说,“若想要他性命无忧,除非跟我学道,一生修行,方可得到善终。”


为了孩子着想,米老爹就让米建华拜道士为师,然后道士就把他带走了。


为解老人家对儿子的思念,每年年终那几天,道士便会让米建华回家,跟父母亲人团聚。


后来,他二十几岁时,有一次回来后,就不再走了。


他的解释是,师父觉得他精进勤快,可以不用整天跟着师父了,在家里修行也是一样的,而且父母尚在,师父允许他在父母身边尽孝道。


他父母一听,自然高兴得很,一是儿子性命无忧了,二是终于可以整天看见宝贝儿子了。


再看那米建华,已经不再吃药了,身体也健健康康的。


他在家待了一年不到,他父亲的三房老婆,也就是他的大娘、二娘和三娘就先后去世了。


第二年,他父母也去世了。


照理,父母都不在了,他应该回师父身边去,继续修行。但是他仍然留在家里。他对外是这么说的,师父允许他为父母守孝三年。


这三年里,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很少在外露面。大家都相信了他的话,还称赞他有孝心。


3


过了三年,米建华离开了村子,说是要继续跟着师父修行去了,还拜托同族的族长,帮他照看房子和田产。


这一照看就是五年,老族长已经不在了,老族长的儿子继任了族长,继续帮着照看。


五年后,米建华回来了。这次回来,他没有穿道袍。


他说,“师父临终前把功力全都传给了我,保我此生无灾无病,并且叮嘱我,我是家里的独子,一定要还俗,回家继承香火。”


大家唏嘘不已,纷纷感叹他拜了个好师父。


此时他已经三十几岁了,但是看起来却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大家都认为是得了老道士的功力的缘故。


因为他家有钱,而且他又得道士倾囊相授,很多人愿意把家里的黄花大闺女嫁给他。


他却很挑剔,一个也没选上,说他得了师父的功力,命硬得很,那些姑娘的八字,都跟他不合。


米建华又在村里住了七八年,他还是很少出门。


这期间,村里失踪过几个少女,当时还是中华民国,民国政府追查了许久,都破不了案。


有人想到他学过道法,就想求他看看,是不是有邪魅作祟。他拒绝了。他说师父只教他如何修身养性,没有教过他法术。


米建华在村里住着,租他的田地种的佃户,每年只要交很少的口粮。他对村里人很有礼貌也很友善。


大家都只当他是个一心向善的修行人,直到有一天,一个道士提着剑,劈开了他家的门,人们才知道了他的真面目。


4


前面说了,这七八年间,村里失踪过几个少女,柳芯儿就是其中之一。


柳芯儿失踪半年多以后,柳母因思女过度,病倒在床,眼看着一天不如一天,随时可能气绝。


柳芯儿的父亲带回一个道士,这道士是他在路上碰到的。他本来只想让道士来看看风水,提前替他老婆选处阴宅。


没想到,道士算过一番之后,说他女儿柳芯儿是横死的,本应有五十年阳寿,如今遭人折磨而死,死后灵魂还被拘禁着。


柳母一听,哭得死去活来,求着道士,要找到女儿的尸骨,解救女儿的灵魂。


道士衣袖一挥,爽快地说道:“你们放心,除魔卫道本就是我的分内事。要找到尸骨不容易,解救灵魂却不难。待我做法破了她的拘禁便是了。”


说完,他吩咐柳父准备了香炉蜡烛等器具,拿出随身携带的符纸朱砂等,立即摆起了香案做法。


当时正是数九寒天,天寒地冻,滴水成冰。


那道士捣鼓了半个多小时,满头大汗。等他停下时,柳父满怀期待地上前来道谢,道士却摆摆手说,“没救成。”


“跟柳芯儿一起被拘着的,还有好几个女人,我法力有限,无法一下子带出这么多人。”


柳父柳母难免伤心失望。


道士向柳母索要柳芯儿的贴身衣物,说是要循着柳芯儿的气息,找到灵魂拘禁之地,然后到那地方做法破阵,才能将所有被拘的灵魂,全都解救出来。


柳母立即翻出一件柳芯儿的肚兜给道士,道士拿出一颗米粒大小的香,放在肚兜上,然后就地打坐,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


片刻,道士突然睁开眼,皱着眉,很疑惑地嘀咕了一句:“就在此地?”说完,他站起身,提着桃木剑,朝门外走去。


5


柳父紧随着道士跟了出来,柳母则体力不支,躺回床上去了。


道士在一户人家门前停住了,问柳父,“这是谁家?”


柳父说是米建华家,然后夸米建华是个修行的好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顺便大致地说了一说米建华拜道士为师,以及后来回家修行等事。


他还没说完,只听那道士怒气冲冲地大喝一声:“孽畜”,一脚踹开了米家大门,横冲直撞往里面冲。


柳父不明所以,愣了片刻,也跟着进去了。


柳父进到里面时,只见米建华衣衫不整,正在院子里团团转,而那道士,在后面紧追不舍,嘴里还念叨着“畜生”、“畜生”。


没几个回合,道士就抓住了米建华,将他摁倒在地。


这时,院子里围拢了好多村民,大家议论纷纷,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上前说情,说米建华是好人,求道士放了他。


道士冷哼一声,说:“好人?哼!等会儿让你们见识见识,他是个什么样的‘好人’!”


说完,道士让村民们找来绳子,把米建华绑在了院子里的柱子上,让柳父帮忙在院子里摆好了香案。


接着,道士开始做法。


没多久,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彤云密布,寒风呜呜地呼啸,风声中,传来阵阵女人哭泣的声音。


大家听得毛骨悚然,几个胆小的抱在一起。


然后,只听得米家的西厢房里传来“砰砰砰”几声,乌云慢慢散开,天上又恢复了阳光灿烂。


有人想进西厢房去看个究竟,被道士拦下了,他说,要等阴灵散尽才能进去。


6


做完法,道士又是一身大汗。他回过头来,准备收拾米建华。


众人还是不明白,米建华到底做了什么,不过从刚才的情形来看,肯定不是好事。


道士没有明说,只叫大家看好了米建华。


大家仔细看去,过了一会儿,一个个都惊叫起来,“啊!” “鬼啊”、“魔鬼啊”。


那米建华,在众人的注视中,一点点地衰老下去。大约半小时过后,他已然变成了一个干瘪的老头,白发苍苍,满脸褶子,骨瘦如柴。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从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转眼成了垂暮之人,都大惊失色,慌作一团。


道士高举着双手,呼吁大家安静。


也许是出于对道士的信任,也许是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大家安静下来,全都默默地看着道士。


此时米建华有气无力地开口了,求道士放过他。


道士嘿嘿一笑,说道:“我本想亲手收拾了你,替师兄清理门户。不过现在,我倒是可以放你一马,就看乡亲们会不会放过你了。”


道士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众人都惊呆了!


7


原来,这道士,是米建华的师叔。


当年米建华的师父,没打算教他法术,只教他一些休养生息的法门,纯粹是为了保他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但是米建华偷偷找到了一本邪书,里面记载了采阴补阳的邪术。他一时兴起,偷练起来,却被师父发觉。


师父要逐他出师门,他跪在地上认错,忏悔不已,并当着师父的面毁了那本书,发誓以后一定不碰任何歪门邪道。


师父一时心软,原谅了他。


没想到,有一天,他趁师父做完法,身体虚弱之际,伸出黑剑,将师父一剑刺死,然后逃走了。


他在外面躲了一阵,等刺杀师父的事渐渐平息后,就回到了家里。


那本邪书,他早就抄了一份副本。回家后,他就开始练习。他的大娘、二娘和三娘,都是被他吸尽阴气而亡。


后来他把魔爪伸向了自己的生母,恰好被他父亲撞破,他就索性连父亲一起解决掉了。


之后,他借着守孝的名义,继续待在家里,用书中的另一种法术,把四个女人的魂都拘禁起来,继续从阴魂中采集阴气。


直到这四个阴魂被他折磨殆尽,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价值。


此时他已经熟练掌握书中教习的法术,就到外面去继续寻找女人,供自己享乐。


在外面徘徊了几年,他发现,要找心甘情愿让他采集阴气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强行掳来的女人,又不容易安置。所以他又回来了。


村里失踪的那几个少女,其实都是被他骗了去,关在家里,日日玩乐,采集阴气。


少女死后,他还不死心,又将她们的灵魂锁住,依然供他享用。


他之所以能常保青春,根本不是靠师父的修为,而是用这种丧尽天良的方法得来的。


8


听了道士的讲述,村民们个个怒目圆睁,恨不得立即将米建华千刀万剐。


道士指了指厢房后面的假山树丛间,说尸首就在那里。


众人到树丛里挖出了五副尸骨,只有一具腐烂不堪,估计是最后失踪的柳芯儿的,其他都只剩白骨了。


那些丢了女儿的村民,都呼天抢地一通大哭。哭完,大家聚拢到院子里,找依然绑在柱子上的米建华报仇。


此时大家才注意到,那道士不知什么时候走掉了。


“杀了他!”


“对,杀了他!”


在大家的愤怒中,米建华死于乱拳乱棍之下,尸首倒在柱子下,无人理会。


三天后,村长怕尸体腐烂传染瘟疫,才找人把他埋到了之前他埋女尸的树丛间。


此后,这房子便荒废了,不再有人打理。大家唾弃米建华的为人,更忌讳他的不良法术,所以这房子就成了禁地,谁也不愿意靠近。


这真是,救狼反被狼噬,作恶必有人收。歪门邪道走不得,他人青春留不住啊。


不过这房子,后来又出了点怪事,才导致,直到现在,都没人敢去动它。


这个故事,下次再讲吧。


--- 完 ---

文:马小残


往期精彩:

前男友要娶富家女,我带儿子送他份大礼

实录:难以启齿,公公做了一件让我们极其丢脸的事

为夺走我的房子,婆婆和小叔用尽招数




致亲爱的读者们:


以后我们会陆续更新,由作者马小残写的一系列灵异故事。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