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战史

小说 | 流金岁月(下)

时间:2019-09-01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欢迎来到

快乐男孩

微信空间

第十八期

2019年01月08日


一篇写来自己看的言情小说





《流金岁月》下


来了

来了

来了


非常网络言情!慎点

流金岁月

(7)
  春和景明,康文珂起了个大早。在厨房忙碌了一上午。
  门铃响起那一刻,锅里的汤还在不停沸腾。
  开门,康文珂甚至都还没有正眼看门外的人一眼,就给他留下一个着急的背影。
  “左边柜子有拖鞋,锅里还坐着菜呢。”
  门外那人也感受到了康文珂的手忙脚乱,连忙换好拖鞋,直接走进了厨房。
  从后背环抱住了康文珂,头搭在她的肩膀上,“我来帮你。”暧昧宠溺的语调。
  康文珂耸耸肩,“得了,您自个儿去坐着吧,别添乱。”
  放下了锅铲,转身正眼看着沈家豪,眼里完全没有前两次见面的锐利,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指尖上轻轻点了点沈家豪的额头。
  “乖,马上就好了。”
  两个人,康文珂做了5个菜。
  卸下围裙,把居家的衣服也换好了,康文珂一边绑着头发一边从卧室走出来。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自己看着做了几个菜。”坐下看着沈家豪眉开眼笑。“我以前一直有个愿望就是想给你做顿饭吃,你快尝尝。”一脸期待的看着沈家豪。
  “好,让我来尝尝你的手艺。”沈家豪夹起了一块土豆。
  康文珂噗呲一笑,沈家豪停下动作看着她,“我脸上有东西?”
  “不是,我刚才在想你会先吃什么菜,果然是土豆。”
  “你怎么知道?”
  “读书的时候啊,每次去食堂打菜,基本上每次都有看见你打了土豆,我就在想你肯定是喜欢土豆,所以,这盘土豆烧牛肉我是专门学做的。”
  沈家豪温柔一笑,“那你还说你不知道。”
  康文珂脸上的明媚笑容消失片刻,缓缓开口,“你不是没说吗。”声音很低,沈家豪没有听清,她像是在和自己说话。
  土豆烧牛肉,莲藕排骨汤,鱼香肉丝,炒时令蔬菜,几个菜,被两人吃的干干净净。
  摸着自己的肚子,沈家豪笑着说,“要是天天给你这么养着,我的腹肌迟早得没。”
  康文珂看着他笑了笑,把盘子收进厨房,“我们出去走走吧。”
  沈家豪起身,“好啊。本来还想说看看你卧室什么样子呢。”
  康文珂没说话。
  两人徒步走到了附近的公园。
  阳光和煦有人在草地上放着风筝。
  康文珂像个十足的少女,一蹦一跳的走在沈家豪的前面,不时回头一笑,爽朗明媚。沈家豪才注意到,她穿着白衬衫,淡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平底鞋,扎着马尾,像极了一个大学生,她甚至连妆都没画。
  阳光跟着康文珂一起跳跃,一起欢快,沈家豪心里种别样的感觉,以前的康文珂是文静内向的,连上课回答问题都会害羞的扭扭捏捏。而现在的康文珂是活泼开朗的,浑身都洋溢着青春的活力,欢快。
  失而复得,想让人狠狠抓住,狠狠抱紧,再也不放开。
  “想什么呢,快来。”康文珂在前面招手。在她身后是一片桃树。
  金黄暖阳,微风轻抚,落英缤纷。阳光照在康文珂洁白的衬衫上,让她显得更加耀眼。
  沈家豪向康文珂走近,康文珂突然回头,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沈家豪。踮起脚尖,轻轻一吻,又转身小跑。快得让沈家豪都来不及回应她。他此刻很想拉住她,深情缠绵的吻她。不过,康文珂已经跑到另一边的草坪和小孩子们玩起了风筝。
  这一天,沈家豪清楚的感觉到,康文珂让他心跳加速了3次。

8)

  光怪陆离是这座城市夜晚的标签,它有着不同的样子,有的地方安静得让人害怕喘息,而有的地方却热闹非凡,比如沈家豪公司和郭彦公司为这次项目的合作而举办的聚会。
  不同于往常,康文珂今晚姗姗来迟。
  一袭深V黑裙,胸口的砖石项链耀眼夺目,和耳朵上悬挂的耳坠更是相得益彰,闪闪发亮,引注目。
  她穿着八厘米的尖细高跟鞋,像是锐利的武器,昂首挺胸,她把每一步都走得风华万千,又同样小心翼翼。
  “怎么来晚了。”郭彦打量着她,“要不要搞得这么隆重,很少见你戴着首饰。”
  康文珂淡淡一笑,“见老同学嘛,当然得有备而来。”
  郭彦这才注意到她的嘴唇涂的口红也不同于往常的大红色,这次带着些许暗沉。
  “我去找他了。”
  “我和你一起去。”
  “别来,我们同学间叙叙旧。”康文珂转身,没注意到郭彦脸上的细微变化。
  聚会聚集了很多达官贵人,不少的人也借此结交人脉,这种场合里产生的感情,让人说不清真假。
  “文珂,你来了。”沈家豪看见康文珂出现,顿时喜笑颜开。“你今天真漂亮。”
  “家豪,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
  康文珂贴近了沈家豪三分,在他耳边轻声,“我们是什么关系?”
  沈家豪一笑,正欲回答之际,被康文珂用一根手指挡住嘴唇。
  康文珂盯着他的眼睛,“我想你告诉大家。”

沈家豪短暂沉默后拉起康文珂,朝着主讲台跑。

  康文珂清晰的看见在他脸上,在他眼里跳跃着的喜悦,希冀;像很多年以前她费劲心思为他准备好生日礼物期待看见他的表情一样,全都是欢喜。

  “各位来宾请注意。”沈家豪扶正话筒,理了理领子,西装革履的他明眸皓齿。

  台下的人们纷纷向他投去目光。

  “今天是为了庆祝我们星源和千行公司的合作顺利,在这个大好的日子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件事。”故意顿了顿,笑意浓浓的看着康文珂,

  “我准备结婚了,和身旁这位康小姐。文珂你愿意嫁给我吗?”话毕,沈家豪单膝跪下,一只手伸向康文珂,一脸期待看着她,眼里全是光芒。

  台下一片哗然,不少人在一起起哄,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康文珂走到话筒里前,全场默然,“我想沈总可能有些误会,我已经订婚了。”没有过多的解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转身便离开。

  石破天惊般,台下短暂的寂静后,喧嚣此起彼伏。

  康文珂想起以前,她太懦弱,太胆怯,无论发生什么,不做辩解,便一味逃跑,像极了现在,不同的是,她早就变了。

  逃跑?凭什么?她要的就是沈家豪追上来。

  那些年少时的心酸,委屈,那些不顾一切的勇敢到头来都成为笑话的往事。这些伤口早就在康文珂心里结了痂,锻就了今天的她,现在她要一点一点把它撕开,她的痛,也要让他痛!

  沈家豪有些回不神,什么?订婚?来不及多想,也顾不得台下的人怎么看,连忙去追康文珂。

  追了没多久,康文珂便停下了。在康文珂的对面有一人倚墙而立,西装革履,他低着头,双手抱腕,让人看不清表情,仔细看才看清楚,这分明是平时嬉皮笑脸的郭彦。

  看见康文珂,郭彦站正了,理了理衣衫,静静看着康文珂。康文珂看着郭彦说不出话来,整个走廊像是被放大成了整个宇宙,哪怕没有介质的传播,声音也会被无限放大,尽管如此,还是安静的让人发瘆。

  最终这份宁静还是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扰,是沈家豪。

  “文珂,你怎么了?”他焦急的拉着康文珂的手腕,紧紧的握在手里。

  “什么怎么了,难道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康文珂神情冰冷,即使是对上沈家豪那炽热的眼光,她的眼里也是波澜不惊,仿佛一汪静水,它可以吸收,也可以包容你的一切,但却绝不会给你反应,你甚至见不到它的水纹。

  如此冰冷的康文珂,沈家豪怎么也想不到,却还是不死心,一把抓住康文珂的手,“你在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你怎么可能订婚了,你又怎么可能还有一个未婚夫!”

  “是我,她的未婚夫是我。”郭彦把康文珂的手夺了过来,紧紧攥在手中。

  沈家豪难以置信的看着郭彦,又把目光柔和下来看向康文珂,“文珂?”

  语调平和的两个字,原本面无神情的康文珂却变锐利起来,“呵,文珂?你这样叫我真让我觉得恶心。你以为我凭什么会爱你?凭什么会对你好?全都是报复!我就是想让你感受一下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一切不过都是你的自以为是罢了。”从怒吼到平静,康文珂眼眶里流下两行眼泪,“就像我当年一样……”

  “你是说我当年的不辞而别吗?我以为我很快就会回来,可是却发现我爸已经把转学手续都把办好了。我不是没想过找你,可是你的联系方式我全都没有,我甚至还去过你家,可是你不在那里了……”

  沈家豪急切的拉着康文珂,“文珂,你相信我,好不好?”目光里透露出一丝乞求,“如果,你那怕还有一点点爱我的话……”

  康文珂刚才激动的,哭泣的表情现在已经全部被往常的平静所替代,爱?锐利冰冷地看着沈家豪,“你不配。”

康文珂的风华万千又回来了,踏着山尖似的高跟,一步一步,这个不长的走廊在她的这种气场下似乎变成了加冕的红毯,她在郭彦身旁停了下来,叹息般地,“走吧。”

“文珂......”沈家豪还想追上去。

康文珂只是回头一瞥,冰冷目光里只剩下无情。

9

  世间难有两全的事,在康文珂思量着这一系列计划的时候,早就想到会有今天,她想要的只是让沈家豪体会当初她那种情绪。当初,她是那样一个内向,天真的人,可是在她倾心付出后却面对的是另一边的不肯定,甚至是不辞而别,谁又能知道当初沈家豪走后,康文珂所面对的那些流言蜚语。有时候,往往是这些琐碎的闲言闲语把人推向深渊。要她怎么甘心?真的,有时候,成熟只是一夜之间。但此刻,车厢里的沉默,让她有点不自在了。她情愿郭彦狠狠骂她,骂她恶毒,骂她恶心,什么她都可以接受,但现在却只有沉默。

“郭彦,分手吧。”

“为什么?”

“像你看到的那样,沈家豪的事全都是我计划好的........

“我知道。”郭彦打断康文珂。

...........

“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我在乎你。”

康文珂沉默,“我骗了你。”

“你骗了我什么?你不爱我吗?”

“不......但我......

“那就够了,其他我不在乎。”

...........

王家卫电影《堕落天使》里最后一段,金城武载着李嘉欣,两个失恋的人。

电影独白是李嘉欣的声音,“我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不在乎”三个字,像是一团六月的暖阳晒干康文珂那颗似棉花般被水侵湿的心,突然间变得柔软起来。

康文珂再也止不住地哽咽起来,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笑着望着望着车窗外。

“文珂。”

“恩?”

“我等不及了,我们快结婚吧。”

...........好。”

“不过...........”郭彦拉长了语调,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

“在那之前,我要回家吃你做的菜。”

(10)

康文珂又想起以前爱逃跑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总是天真有余,单纯执着。而她的流金岁月,是在漫漫的人生路上丢掉自己,然后再找回来。

报复并没有让康文珂觉得多痛快,多释然。原来,所谓和解,只不过是对自己说,算了。





好了,这个言情完结撒花了。

(原计划写成20万字长篇的,但我这么懒,估计这个坑到一半就填不下去了)

886

期待下一个短篇8

❤❤❤


二零一九!要好好加油鸭!



always



一个简简单单的帅哥

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