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战史

自带语言加密功能的南方人,实在惹不起

时间:2019-10-22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Hi,欢迎打开刺猬体验

我是听不懂潮汕话的柯柯


我的朋友小景在杭州大学上了四年,作为宿舍里唯一的北方人愣是没学会当地方言,室友打电话更是听不懂。


不过她的室友却这样安慰她:你听不懂很正常,我们南方人之间还经常互相听不懂呢……

 


北方人听不懂南方方言也就罢了,南北差异嘛。可为什么南方人彼此也听不懂?

 

▲图片来源:微博@属于无力的善良


在南方人眼里即使同为一个省的人在听别人说话的时候也可能云里雾里,以为对方的话自带了一层加密功能。

 

 “加密”方言哪家强 


我就纳了闷儿了,为什么还会有北方人觉得南方的方言简单有趣


真心不要觉得会骂两句“瓜娃子”就掌握了重庆话;会唱一首《真的爱你》就学会了广东话;学着台湾腔撒撒娇就可以海峡两岸无障碍交流了……

 


不存在的好嘛!当一个南方人开始认真讲方言的时候,你真心需要一名翻译。

 

我们把南方方言按照难懂的等级大致分成了“完全听不出是中国话”、“猜着能懂”和“基本能懂”三大类。



▶ “内个?请问刚才你是说了句话嘛?” 

 「理解难度评级★★★★★

 

方言加密的最高境界,莫过于一个人在你面前疯狂吐梗,而你却还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在讲话……

 


温州话绝对是外地人心目中最难掌控的语言种类之一。话说我在辽宁待了四年就学会了讲东北话,并足以假乱真。然而我觉得以自己的悟性和学习(密码破译)能力,哪怕在温州待十年,都学不会当地方言。

该内踢锅:今天早上

盲接:明天

曾忙,给碟啊?:请问,几点了?

给内给鹅?:今天几号?

你累给囊噶噶忙?:你们什么时候关门?

温州话“恶魔之语”的名声甚至已经传到国外了。

 

图片来源:美剧《盲点》


温州话在外国人和外地人眼中都是难度满级的语言。当我知道这种方言不但外国人听不懂,北方人听不懂,连温州之外的南方人也经常听不懂的时候,心里平衡多了。

 

▲图片来源:百度贴吧

 

同在南方,四川人甚至能把温州人讲话当日语听。真不是因为四川离得远,就连温州本地的县与县、镇与镇之间想好好聊个天都费劲。

 

▲图片来源:微博 


从专业角度来说温州话是吴语中的一个“片”,除了温州片,吴语中还有太湖片、台州片、金衢片、上丽片、宣州片等。


▲吴语方言分布地图 |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各片之间除太湖片与台州片有一定互通度之外,基本上难以通话。吴语中按吴语语言特点还分为上海话、杭州话、苏州话等。也就是说,同为浙江人,杭州人与温州人同饮浙江水,却不能听懂对方的方言。

 


▶ “Hello?哦你是中国人啊。”

「理解难度评级★★★★

 

这一档难度等级的南方方言也很可怕。


紧靠浙江的福建人方言也是一绝。虽然它与“恶魔之语”温州话比起来,稍微更像中国话一点。(可能因为福建人一直在努力说好普通话?)

 

▲点击图片跳转《为什么胡建人缩不好普通话?》


有时候福建人说话真的可以让南方人听了选择沉默,北方人听了哭都哭不出来成都一档很有名的本地节目《谭谈交通》中,谭警官有一次就遇到了一个福建人,一张嘴还以为对方是一个外国人……

 

《谭谈交通》

 

福建话按方言片区分属于闽语,闽语内部分支最广。通常分为闽南语、闽北语、 闽东语、闽中语、莆仙语、琼雷语,分布在福建、广东东部及西南部等地。

 

▲图片来源:微博  


福建话之所以很难听懂是因为夹杂着些古话你叫汝,他叫伊,吃叫食,走叫行,脸叫面。


所以高中语文古文翻译没学好的都没法和福建人正常交流,还得顺带给他们翻译成白话文。

 

▲福建话的国际音标注释 | 来源:维基百科

 

先感受一下这首极具特色的神级闽南洗脑歌


脑袋里自动浮现费玉清老师在《爱情恰恰》中扭动的肢体 ……



与福建话同属于闽南语的潮汕话(也叫潮州话)在这一点上有些类似。


它的词汇同样丰富,也同样保存着很多古汉语的成份所以在广东72种方言中,潮汕话算是最难懂的(如果客家话也同意),并且被人称为“福佬语”“学老语”(一辈子都学不会的语言)。

 

瓦甲碗妈担:我要和妈妈讲

相莫:绝交

瓦哩套吕迈:我说你不要这样做

知食滚水:多喝热水

爱做泥住做泥哩:你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知穿烧:多穿衣服

你以为你对面的潮汕人打了几个喷嚏,没准儿他是说了个顺口溜。对潮汕之外的人来说,用尽了义务教育的九年也不能把潮汕话翻译成普通话。

 

不但外地人听不懂,和潮汕同属广东的广州人民也听不明白

 

 

在广东的72种方言种类中,使用最广泛的三种除了潮汕话还有客家话和广府话。其中广府话其实就是我们平时在港片中听到的“粤语”或者“广东话”

 

▲电影《唐伯虎点秋香》


对于北方人来说广府话本身就已经很难学了。


大学时的广东朋友教了我一天就学会了个“浪奔浪流”和“雷猴”。所以一首完整的粤语歌就成了北方野路子唱将赌上自己“麦霸”的尊严去学习的功课,一旦学成必定可以横扫各大KTV,收获迷妹尖叫无数。

 

 

然而广府话却是当地的白话,据说在广东已经算最简单的了(之前难以理解,直到听到了潮汕话与客家话)


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说:在广东讲其他方言的人大多都会说广府话,可本来就说广府话的人就真的只会说广府话了……

 

 

所以现在大家大概能体会到,潮汕人和广州人碰撞时是怎样一种沉默的状态了吧?

 

潮汕本地就能做到内部交流无障碍么


不存在的……

 

 


▶ “我听不懂,但我起码能猜呀。”

「理解难度评级★★★★

 

北方人常见的几种南方方言中,除了上面提到那几种实在晦涩难懂的,大多数虽然不能完成全译,但好歹能从关键词中猜个大概意思,比如江西话

 

为了弄明白江西话与普通话的关系,我还专门打扰了土生土长的江西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