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战史

智·财经眼︱理性看待我国投资增速放缓

时间:2019-08-01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2018年以来,我国投资增速持续放缓。前三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累计同比增长5.4%,较上年同期回落2.1个百分点,并创下1992年有该项统计数据以来的新低。从环比增速看,9月环比增长0.43%,折年率增长5.16%,同样是2011年有公布环比数据以来的最低增速。受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落的影响,今年前三季度资本形成总额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下降2.9个百分点。究其原因,这既有短期因素,也有长期制约因素,但我们无须悲观,要理性看待未来投资增速出现低速增长的新趋势,推进市场化改革措施,激发民间投资活力,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

我国投资增速放缓的短期因素

  从短期看,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增速回落与固定资产投资的统计制度改革是导致今年投资增速放缓的直接诱因。

  (一)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增速大幅回落

  受收紧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加强金融监管等因素影响,其对部分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造成拖累。今年前三季度,基础设施投资累计同比仅增长3.3%,比年初大幅回落10个百分点以上,创2012年以来的新低。社会公用事业领域的投资更是下降超过10%,降幅比年初扩大5.5个百分点。可见,基础设施和社会公用事业领域的投资合计共拉低整体投资增速3.4个百分点,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对整体投资的拉动仅有1.3个百分点,比去年同期降低2.7个百分点。

  分地区看,今年投资负增长的省份由去年的2个增至11个,其中新疆、内蒙古、山西、宁夏、天津等省份的降幅超过15%。基础设施投资上有12个省份出现负增长,像新疆、宁夏、内蒙古等西部省份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出现断崖式下滑,分别较上年同期回落142个百分点、79个百分点、71个百分点。

  (二)统计制度改革“挤出”固定资产投资的“水分”

  固定资产投资的新核算统计制度从“形象进度法”转为“财务支出法”,并于2018年正式从试点地区推广至全国层面实施。之前,原有的形象进度法对投资的实物工作量存在人为判断因素,且事后难以核查,这不仅给基层调查统计带来较大误差,也给部分地方政府干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提供了操作空间。现在,财务支出法是依据调查所得的有关财务收支指标进行计算,核算得到的固定资产投资绝对额与增长速度将明显低于形象进度法。以2017年作为试点地区的山西和甘肃两省为例,当年两省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分别大幅下降58.7%、40.3%,而在试点前的2016年两省与多年来的趋势相同,保持正增长。

我国投资增速放缓的长期因素

  从长期看,以投资驱动为主的旧动能效率不高、以创新驱动为主的新动能存有短板是目前经济增长所面临的主要制约因素。

  (一)以投资驱动为主的旧动能效率不高

  长期以来,我国高投资率支撑经济保持持续高速增长,但整体的投资结构并不合理。其一,偏向建筑安装工程类的投资造成资源配置效率的恶化。相比设备类投资,建筑安装工程类投资并不具有资本体现型技术进步的特征,但当前建筑安装工程类投资在我国固定资本形成总额的占比高达80%以上。随着近年来投资率的攀升,此类投资规模显著增加,而设备投资的规模占比则不断下降。其二,偏向技术门槛较低行业的投资导致产能过剩严重。一段时期以来,无论是钢铁、水泥、煤化工和电解铝等传统行业,还是风电设备和多晶硅等新兴行业,几乎所有低技术门槛的工业行业部门都存在着较为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自2012年3月以来出现长达4年之久的负增长。同时,技术含量较高的行业和产品又存在有效供给明显不足的现象。其三,有不少低生产率的企业未能有序退出市场,沦为“僵尸企业”。据测算,目前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僵尸企业”的比例约为15%,上市公司中“僵尸企业”的比例也在10%以上。这些“僵尸企业”所持有的资本不能快速通过破产清算机制重新配置到有效率的企业,降低经济整体的生产率水平,进而造成“劣胜优汰”的恶性循环。

  (二)以创新驱动为主的新动能仍存短板

  随着我国人均收入的不断提高,经济增长的新旧动能正在转换,即从投资驱动逐步转向创新驱动。但目前,我国发展新动能仍存在一些短板,尚未充分体现生产率改进的效果。其一,研发创新的改善力度很大,但“重物轻人”现象仍未改观。从研发资金投入看,2010年我国研发经费投入超过德国,2013年又超过日本,目前仅次于美国。同期,我国研发支出占GDP比重也逐年提高,现已与OECD国家平均水平相当。不过与发达经济体相比,我国从事研发创新的研发人员数量仍然偏少。虽然绝对量不低,但2015年每百万人中从事研发创新的人员数量为1177名,远少于同为东亚邻国的韩国(7087名)与日本(5231名),并且在全球公布该指标的64个经济体中,仅位列第40位,与土耳其等国水平相当。其二,人力资本的整体水平仍处劣势。除从事研发创新的研发人员数量偏少外,我国人力资本的整体水平也还处于相对劣势。从综合性指标的人力资本指数看(该指数考虑到一国劳动力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和教育回报两方面因素),2014年我国人力资本指数为2.47,低于全球平均水平(2.73),在全球公布该指标的111个经济体中,排名靠后,位列第77位,与哥伦比亚、突尼斯等国水平相当。

政策建议

  针对投资增速的持续放缓,宏观调控部门应冷静应对,遵循经济发展规律,依靠激活民间投资来稳定投资不断下行的趋势,但也要避免搞大规模不合理的投资刺激。

  第一,正视我国投资增速在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将持续放缓的经济规律。考虑到我国现存庞大的投资基数,未来投资增速出现低速平稳增长属于大概率事件,并逐步由追求投资增速转变为更加注重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在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逐步改善旧动能的结构、质量和综合效益,加快补齐新动能的短板领域,构建适宜的制度与治理基础。关于投资,要充分发挥资本要素对于强化制造业内部的高技术水平细分行业以及服务业内部的低技术水平细分行业的重要作用,特别是要关注投资的内容和质量,如降低建筑安装类的投资比重,提升设备和研发类的投资比重等。关于研发,改变长期以来重资金轻人才、重单兵轻协同、重投入轻转化、重创新轻环境的状况,在调动研发人员的积极性、抓好协同创新、促进成果转化、完善创新环境上下功夫,不断提高研发投入产出效率。

  第二,短期稳投资的重点在于依靠民间投资。激发民间投资的前提条件包括进一步推进打破垄断、实施减税、改善投资环境、完善金融体系等一系列市场化改革措施。特别是要简化投资领域的行政审批环节,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有效激发市场活力,为民间资本提供更多的投资机会;确立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的市场竞争环境,营造透明、可预期的政策制度环境,鼓励民营企业进行长期投资。同时,对于下一阶段“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财政政策要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作用”,要准确理解“补短板”“发挥更大作用”的含义和政策取向,确保各级政府精准执行,防止大干快上基建投资,不重走投资刺激经济增长的老路。

  第三,加大财税政策支持力度,做好降低企业成本负担的“减法”。建议持续推进增值税改革,将降低增值税税率与简并税率相统一;积极落实支持中小企业的税收政策,将享受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的小型微利企业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提高至100万元;进一步清理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抓紧研究提出降低社保费率方案;深化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将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75%的政策由科技型中小企业扩大至所有企业。


作者:徐文舸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单位: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投资研究所


河北智库发布

1.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2.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河北智库发布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