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战史

长篇小说连载:梦魇花……

时间:2019-08-14 来源:果妈的小确幸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梦魇花  府邸有笑  

  第十八章  


      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下循循进行着,杨木落站在自家府邸最豪华的大堂里,双手背在身后,微微思索着什么,垂在地上的上眼皮不急不慢地抬起。

  “织瞳,蒙山的事现在如何了?”他转过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随即又转过头去继续出神。

  这女子名为织瞳,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成为了她的标志,微微翘起的唇角让她更富女子的阴柔之美,眉间的一颗朱砂更让许多男子为她倾心。

  “回公子,据之前的探子回报来看,一开始的一切都是按照您的期望发展的,可现在不知道杨天打的什么主意,迟迟不杀燕王,并且,应如芯也在场,此时此刻恐怕燕王都还活着呢。”

  “噢?应如芯也在场?”得知真相的杨木落发出一声冷笑。

  “公子,杨天现在已经越来越不听咱们的话了,他的日月盟经久不衰多亏了公子您的帮忙,他怎么不知恩图报呢?”织瞳有些愤愤不平。

  “哎,话也不能这样说,日月盟一直以来都为我们杨府做事,这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杨天也绝不是背主忘义之徒,只是应如芯,他始终没办法放下她,一遇到她就什么方寸都乱了。”杨木落说道这里眼睛里竟有点晶莹,他想到了什么。这一切被织瞳瞧见了,她淘气地扭了扭头,死死地盯着杨木落的眼睛。

  “公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又想饶姐姐了?”织瞳的眼里都是懵懂,她虽然有很多人喜欢,可并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男女之情在她眼里什么也不是,不如几串糖葫芦来的痛快,她虽无心揭人伤疤,却让杨木落陷入了更深的思索中。

  织瞳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她的手,示意杨木落快快醒来,杨木落神情一惊,从一个对他而言宛如梦魇的回忆中醒了过来。

  “哦,没事。对了,你去帮我查一个人,她叫师天语,随时随地都和燕王走在一起,把她的详细情况交给我,越快越好!”杨木落的神情瞬间又是另一种,变化之快让人钦佩,他不过是想竭力忘记内心的痛处罢了。

  “随时随地跟着燕王,那不就是我这样的吗?我还不是随时随地地跟着公子你啊!”织瞳觉得自己的聪明已经盖世了,不由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还傻傻地笑笑,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

  “你啊,也只有你敢跟我这么没大没小的,整个杨府谁敢这样跟我说话啊!”杨木落突然被织瞳的傻样子逗乐了,他真不知道把这样的任务交给她妥不妥当,他笑着摇摇头,羡慕她的天真,“她跟你可不一样,你是我的跟屁虫,每天在我身后喳喳喳的,她可是燕王的得力助手,保护他生死的!”杨木落反倒调侃起了织瞳,织瞳听到这里嘟着嘴不开心地走了,杨木落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在织瞳出门的时候遇到了杨府的老主人, “老爷好!”她恭恭敬敬地朝这个老爷点点头。



  杨府的老主人叫杨子禁,他可不像杨木落那般平易近人,他随时都是一副严肃的面孔,为人心狠手辣,做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杨府的人都俱他三分,但是杨木落并不怕他,因为他是一个崇尚自由的人,自然是不怕他老古董的老爹的。

  “爹,您来了。”虽然不怕他,但他还是出了名的孝子。

  “恩,落儿啊,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杨子禁一副质问的模样,他一直都是燕王的死对头,燕王的存在对他的威胁不是一丁点,而他让杨木落做的事就是杀燕王。

  “燕王不会死的,前几天孩儿为您已经打破底线去蒙山通风报信,可不是每件事都得按照你的想法进行!”杨木落看起来有些无奈,他希望他爹不要再与皇权之争有任何纠葛,可好像他的阻止对他并没有任何影响。

  “什么!这一次怎么又被他逃了!”杨子禁突然气得跳了起来。

  “爹!你为什么抓住他不放!”

  “为什么?因为他挡住了我的路,没有他,我早就改朝换代了!”

  “改朝换代改朝换代,只要百姓安居乐业,皇帝是谁又有什么重要的!”杨木落看起来郁闷又着急。

  “落儿,你懂什么,我都是为了你啊,将来我打下的江山还不是你的,老夫年事已高,我还能坐享几年呢?”杨子禁突然变得语重心长起来,而杨木落最讨厌的就是他总是打着为他好的旗号满足自己的欲望。

  “好啊,为了我是吧,那我现在正式告诉你,我不想要江山!”

  “你……!”

  “怎么?你说不出话了吧,你不过是为了你的一己之私!”杨木落急躁地说出了一切,惹的杨子禁大怒,看着他的胡子都快竖起来了。

  “你你你,你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儿女私情,我看你还是忘不了饶恕那个女人!”杨子禁一时情急,揭了木落的伤疤,马上他又后悔了。

  “饶恕?她怎么了,你又把她怎么了?”杨木落着急地快要跳起来。

  “那个女人,我能怎么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在蒙山偷偷去见了她,我让你去看看燕王的情况,你为什么要和那个女人说话!”

  杨木落沉默了,原来他父亲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在蒙山的时候他见了师天语,可能跟去的人错把师天语认成了饶恕,他冷笑了一声,一开始他也是这样以为的,师天语和饶恕的气质实在是太过相像了,所以昨晚他让师天语离开燕王,只是为了让她远离皇权,并不是要想控制她。

  饶恕已经失踪一年多了,又怎会轻易再出现呢,他的心如一潭死水般绝望。


  梦魇花  真情选择  

  第十九章  


      寒水崖底的每一丝气息都让人感到窒息,混着血水的寒水湖更加冰冷,地上的人疼得一直都在呻吟,十二个黑衣人没有一个受伤的,他们都手中持剑呆呆地望着燕王和应如芯,就像是在看着一场精彩的好戏,谁都猜不到接下来丧心病狂的杨天会做出什么让人惊讶的举动来,就像杨木落说的那样他一遇到应如芯就什么分寸都没有了,而应如芯一遇到燕王也是什么分寸都没有了,说起来,他们还是同病相怜呢。



  杨天取下腰间随身携带的水壶,到寒水湖边取了一瓢水,众人都看着他的动作,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燕王和应如芯互相望了望,他们更是不知道杨天要干什么。

  “你打水做什么?”应如芯担心他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只见他缓缓地走到晕倒在地的师天语身旁,他粗暴迅捷扭过师天语的脸,然后把寒水淋到她的脸上,抬起头看着应如芯,失魂落魄的样子。

  “我现在就向你证明朱棣的眼里到底有谁!”他那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应如芯莫名地慌张起来,她害怕他证明出来的答案与她内心深处的真相不谋而合。

  师天语的鼻子微微抽了抽,眼睛缓缓地睁了开来,她迷茫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甚至还来不及多想发生了什么就被杨天的剑给刺上了,燕王的心突然一震。

  “你想干什么!放开她!”虚弱的燕王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喊道,杨天得意地笑着,他知道他要向应如芯证明的东西很快就成真了。

  “朱棣,你不是很有能耐吗?一个二个都为你卖命,好啊,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让我在这个美人的脸上凿两个窟窿,要么,让应如芯永远留在蒙山,燕王府不得插手此事!”

  “我不过是王爷的一个小手下,你以为他会受你威胁吗?”师天语以为杨天不过是痴人说梦,竟然想到这么愚蠢的方法逼他就范,她的心里嘲笑着自以为是的杨天。

  “是吗!!”杨天一边说着话一边把剑碰到了师天语的脸上,她感到了一阵冰冷的气息,有浅浅的液体流了出来。

  “你住手!有什么你冲我来,欺负女人算什么好汉!”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汉!”他摆摆手。

  “好,你把剑拿开......!”燕王闭眼沉思半晌,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沉默看着这一切的应如芯心中似乎有了答案,她不希望事情发展到她把控不住的地步。毕竟燕王从来没有为任何人的性命紧张过。

  在这一分一秒之间,情势似乎发生了变化,许灵儿叫的救兵默默地布置在了湖的周围,而这一切没有人有丝毫的发觉,他们都太投入了。弓箭手瞄准了所有的黑衣人和杨天。

  “杨天,你放手吧!”不见其人先闻其声,许灵儿出现在了寒水湖,与此同时,一支箭飞快地射到了杨天拿剑的手,他的剑掉在了地上,师天语咳嗽了一声,心口一阵绞痛,十分虚弱,她的身体快要支撑不住了。

  “撤!”杨天一声令下,他随所有的黑衣人迅速跳下了湖水中,激起了许多涟漪。

  燕王的人试图追下去,被他拦住了。

  “不用了,下面肯定还有通道,你们追不上他的!”他看着奄奄一息的师天语,心中竟有一丝丝难受,这样的难受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看到这一切的是应如芯,因为自始至终,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师天语。



  “王爷,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快,我扶您起来!”

  “棣哥哥你怎么样了?”

  “快,带王爷去治伤!”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围着燕王转起来,应如芯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很难接受燕王开始在乎别人的生死了,她宁愿他对所有人包括她冷血,也不愿意他只对一个人在乎,这就是女人自私的地方。

  “你们先不要管我,天语受了很重的伤,快点救她,我只是皮外伤!”他着急地挥挥手示意他不要紧,可是他的嘴里喘着粗气,已经特别虚弱了,仍然指着在一旁因虚弱再次昏昏欲睡的师天语。

  这一切都钻进了应如芯的眼里,她的心开始一阵一阵地疼,眼里闪着泪花,此时燕王几乎都没有留意到她的存在,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她感觉她所有的爱都在那一刻化为了无穷无尽的泡影。她看着所有人忙来忙去,救燕王,救师天语,唯独忽视了她的眼泪,她觉得自己一文不值。


作者:耳晴


精彩未完待续,日日更新


想要查看往期的朋友,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此公众号,查看往期即可观看!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者所有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First Year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长春汇翠商贸

想了解更多养生知识,关注左边二维码~

啊啦叮健康肌肤管理中心

想了解更多护肤知识,关注左边二维码~